距离冲破种族藩篱尚远/东之盈

巫统成立于1946年,当时拿督翁惹化领导大概5年,对当时的社会坚持马来人本位主义感到厌恶,于是建议把巫统改成马来亚民族统一机构,结果在1951年8月26日被促离开巫统。之后他就成立了马来亚独立党,不久因为没有获得马来人支持也寿终正寝。

1954年2月拿督翁惹化号召各族人民成立马来亚国家党,并积极参与1959年的大选,结果只取得一席国会议席。1962年,拿督翁逝世,马来亚国家党就开始变得没落,从此在大马政坛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拿督翁惹化是提倡超越种族政坛的第一人,但当时的马来人都很坚持马来人主义大过一切,于是多元种族政党在当时是很难生存的。接下来就是民主行动党提倡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林吉祥到处宣扬促进马来西亚人的精神,但都无功而返。虽然是明言代表各族人民,可是只能够立足于华裔占多数的议席。

最近财政部长林冠英强调自己是以马来西亚人自居,而不是因为他是华人而被委为财政部长。前朝来自沙巴州的教育部副教长叶娟呈也强调她以马来西亚人自居,于是在任时对于华校的问题都没有给予特别的关注。

选贤与能国家才能进步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委任林冠英当财政部长,接下来举荐汤米担任总检察长,就是一种突破种族藩篱的动作,是值得赞扬的。如果国家领导人能够选贤与能,不以种族作为遴选条件,那么国家朝向开放进步才有望。

敦马放弃以前那种种族主义的形态来第二次管理国家,反而以绩效作为委派国家重要职位的举措,使许多人对敦马都表示赞赏。这种冲破种族藩篱是一种尝试,虽然还不是广泛的使种族象征淡化,但至少国家领导人已有了很大的改变。

以前土著团结党慕尤丁强调马来人为先,马来西亚人为后,但自从土团党加盟希盟之后,这位土团党的领袖就没有再强调自己以马来人为先了。土团党以土著为主,当时成立的目的就是要对垒巫统,如今巫统的单元种族形象受创,政党如果继续强调单元性质,就很不合时宜。

土团党应该像人民公正党及国家诚信党一样,能够吸收非马来人一起参与奋斗,不以种族性质来赢取人民的支持,才能显出希盟是属于各种族人民所信赖的阵线。

申请表格除掉种族栏

促进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是时候发挥得淋漓尽致,政府就须从任何申请表格中除掉种族栏。马来西亚人不须再强调自己是什么种族,学校就起带头作用,摈弃以种族思想来教导学生。新的历史将记载马来西亚正进入新的纪元,可就是一些政治人物不会因此罢休,让马来西亚人拥有了新希望。如果大马社会能够以绩效来处理新生代的教育及工作问题,那么这才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终于诞生了。

单元性政党像马华公会及国大党,对于推动种族和谐也扮演了他们的角色,但他们面对人民铲除贪婪腐败的运动中被淘汰了。当冲破种族藩篱的理想正在酝酿中,这些政党就显得毫无立足之地。除了突破重围,就只好俯就民意,把政党多元化了。

大马的许多领域还属于保护主义,想通过政治来解放,就会触及马来人的神经,因此政党都应该理性避开这些棘手的问题。虽然通过政治的多元化,已促进了各种族的往来,各种族都已能够互相沟通。但大马社会还未能融合各种族,现任的执政党还须多努力,以实践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理想。

虽然政治人物放弃了自己的种族象征,但在争取族群的利益时还是必须全力以赴,才不会辜负人民对他们的期望。以前敦陈修信担任财政部长时也时常强调自己的马来西亚人的身分,于是后代对于他像马来领袖多过马华领袖的印象非常深刻,而马华就从此背上历史的包袱,被套上没有积极为华人争取权益的指责。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