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用统计学解释楼价错在哪?/浑水

我是电视节目《学人讲经济》的客席主持,内容以探研经济学话题为主。自知只是区区经济学本科生,加上我讲的不及写的,所以我是走演斯文路线,重炮手通常是另一主持刘正。

上一次节目找了姚松炎教授讨论楼价与土地供应的关系,我火力全开了,有点沉不住气。

现时评论楼价有一类派系,可以理解为“货币影响楼价学派”,这班人相信楼价是由货币政策、利率(实际利率)主导,跟土地供应无关系,这个派别以姚松炎为首,时事评论员尹瑞麟、浸大邓永成也有这个倾向。

土地供应不影响楼价,是颠覆了一般人理解。如果现实是这样,那么“八万五”(编按:香港的建屋政策,每年供应最少8万5000个住宅单位)真不知是什么来的。请政府重启八万五,因为有班学者说不会影响楼价。

这班人的理论佐证是,用了统计学工具搞了一轮运算后,发现土地供应跟楼价的相关系数不高,反而实际利率或其他因素在统计上看似更明显。

这种思想的延申推论,是贬低经济学最入门的供求思考工具。巩固这种想法,是一个个回归分析统计工具。

还得常理分析

一般社会科学训练,都包括利用统计工具做计量分析,但科学法概念的掌握是否精准,则显示一个人分析能力的高低。

以常见的回归方式工具做例子,它只能带出变数之关的相关性(correlation),但解释不了因果(casualty)。解释现象,是需要理论支持,由统计学做验证,而不是盲从统计学结果,倒果为因乱做推论。

错用统计学的经典例子是:统计数字反映出医院最多人死,医院跟死亡数字的关联性极高;但你不会因此推论到“因为去医院比较易死,所以我们要讳疾忌医,生病也要少去医院保平安”的结论。这是“师奶”都知道是错的谬误。

“货币影响楼价学派”就是犯了这个谬误,他们直接从相关系数摘取结论,无视其他推理过程,既不科学,更显无知。

当他们说金融、货币才是影响楼价的主因时,却会用上金融信贷、实际利率等工具做分析,最后还不是用回经济学的板斧,那又何必打着红旗反红旗,先贬经济学“供求”无用,却厚着面皮暗用经济学的工具。

不应偏离逻辑

古今有名知识分子很少如斯贬低经济学。

希腊三哲亚里士多德讲人生不平均,暗撑奴隶制度,再推论到发展重农主义,也讲商品交易的本质。价值不为现世人所认同,但概念是经济学的雏形。

现在人讲物理学家牛顿跟财金关系,只记得他南海金融泡沫输大钱,却忘了他是皇家铸币厂的监管,是当时的“陈德霖”,也忘了他支持金主位的讲法。

学术有范式转移,如今会觉得牛顿经济学不周全,但至少不偏离逻辑。思想家梁启超更不用多讲,他有份做币制局总裁,编订金融法,既讲公司法、股票法的信任本质,也讲银本位的历史形成。

应重视科学推论

经济学系显学,在多变的世界不一定准,但至少重视科学推论。凭几条外行人推倒一家之言,会不会太开玩笑了一点?

来源:am730

免责声明:《南洋商报》获浑水授权转载此文。作者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