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钱一伙 说声道别/胡逸山博士

上周在本栏,对于本地新近被“发掘”国债原来颇高的课题做了一番阐述,也许那自以为是的标题“国债冲天,事出有因”容易令人误会,以为我是在为前朝所种下与隐蔽起来的高耸国债“辩护”,故据闻引起许多读者们反弹,负面的回馈颇多。

不过,相信这些读者们如果耐心读完我那整篇文章,应会赫然发觉我并无他们想象中的意思,而只是尝试实事求是地,指出目前国家起码在经济上所面对的两难困境。

这两难具体上是如何体现出来呢?国内外商界在本地投资,主要有两种资金来源。其一的资金来源是所谓的“热钱”,多来自国外(但也有国内的源头),即在各国的金融市场里快速“流窜”、快进快出的大笔款项。

彼等大多时候有专业经理人掌管,以前多出现在成熟的发达国家金融市场上,买低卖高,或做出五花八门的对冲等,赚的都是快钱,但留下的却多是烂摊子,如十年前的世界金融危机,无情的“热钱”也还是难辞其咎的。

但搞砸了欧美金融市场,或嫌彼等回酬率过低后,热钱这些年来,也涌入发展中国家的所谓新兴市场里“大展拳脚”。

短期热钱搞风搞雨

对于热钱进来“搞风搞雨”,这些新兴市场的有关当局,心里不是没有数,但残酷的现实就是,发展中国家虽然物产大多丰饶,惟资金还是极为匮乏,没有资金就什么都做不了,更遑论发展了,所以,也就只好忍气吞声地让这些热钱来市场里“鱼肉”了。

其二的资金来源,也就是传统的来自国内外商家们通过盈余或贷款来做起的生意。

然而,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里的社会政治经济现实,就是商家们如要把生意“做大起来”,什么创新努力还是排很后的次要因素,最重要的还是需要不折不扣的政商勾结、利益“共享”等,通过垄断、寡头等的“包赚”的“经商”手腕,方能在最短时间内获取最大的盈利。

虽不能“一竹竿打翻整条船”,但这也是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本地最为典型的大企业模式。

而在这些常被喻为“香蕉共和国”(Banana Republics)发展中国家里,贫富的绝对悬殊,也意味着这些举足轻重的商家,是几乎得以操纵整个商界的进退。

而以上这两种主要的新兴市场资金来源,却也有至少一个共同点,即大多会把受彼等影响的任何一地之自由民主均富等政治道德理念搁置一旁,而是力求彼等既得利益的社会政治经济状况维持现状,如此,方得以继续彼等的利益最大化。

热钱这些年来,涌入发展中国家的所谓新兴市场里“大展拳脚”。

勇敢扛起政经改革目标

像上月初本地的政局变天,以至这几周来被陆续“发掘”出来的“隐蔽”国债,看在这些热钱与商家眼中,可是极为“刺眼”的,所以才有所谓大规模撤资的现象。

然而即便如此,变天与变革都是本地必须勇敢扛起的政治经济目标;大家不应畏惧这种两难的处境,而是应该作出明智的长远决定,唯有坚定不移地走,哪怕是短期痛苦的崎岖路,本地长远来说方才得以营造更为健全的经商与生存环境,吸引真正创新投资者的驻扎。

至于那些当下就要走的,大家也要勇敢地对彼等道个长别。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