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政府的政治意图/黄子伦

5.09变天后,新任政府办事效率快得惊人,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已落实许多政策。今天挑两样事情来说说,并提供一些猜想。

首先就是我国的一兆令吉国债。林冠英当了财政部长后,就宣布马来西亚的“国债”已经达到一兆令吉,正确来说是1.0873兆令吉,高达2017年GDP的80.3%。

负债表内未必是债务

简单说明一下,任何公司都有资产负债表,详细记录了公司的资产(现金,货物,产业等等)、负债,以及所有者权益(股权,累积收益等等)。在负债(liabilities)一栏,最常见有我们最熟悉的银行债务(bank borrowings),贸易应付款项(trade payables。拿了生产商的货物但还没结帐)、或者递延收益(deferred income。收了钱却还没送货,例如亚航在1月收了你12月才启航的机票钱,就会被算在这项)以及其他。

换言之,不是每样出现在负债表的都是债务(debt),这是个逻辑问题。搞懂了这层逻辑,就能明白为何林冠英把全部数据归类为债务的做法会引致批评,加上他又是会计出身。

话虽如此,我猜测希盟政府此举并不是专业考量,而是政治因素。毕竟这些金融术语太枯燥,我也不认为很多人明白我前两段的解释。因此,直接把全部负债都归类为债务,并打出1MDB污名,确实可让纳吉哑巴吃黄连,也为往后砍各种开销找到“正当”的理由。试问,国家 “债务”当前,谁还有足够的民意基础来阻挡希盟大砍特砍?

再说,三大信评机构标普、穆迪和惠誉在给以我国评级时早已经把林冠英所说的数据给考量进去了,所以金融市场的影响理应不大。前阵子的股市波动更有可能是受国外的贸易战、美联储升息政策、和欧盟的政治风险所影响。 所以我认为林冠英此举还有增强希盟政府的透明度形象,和国阵用专业术语来遮遮掩掩确实有强烈对比。

群众陷入政治狂躁症

第二样要说的就是爱国捐款。由于很多人都觉得我们的国家好像下一秒就要休克了,所以纷纷效仿韩国在97年金融危机时刻的救国行动,要捐钱尝试把国库破洞给补回来。不过,恕我不能接受这种捐款行为。

虽说捐不捐是个人意愿,并无强制,但我认为群众已经陷入政治狂躁症。此时此刻,如果有谁胆敢公开反对捐钱救国,就会像马云在中国发生天灾时没有捐钱被骂到臭头,因为大家脑袋里似乎只剩下“响应新政府的号召才是好公民”这套价值观。

不过,对我来说,贡献国家的最好方式就是保持自己的经济创造力、不要逃税、做个正直的人、别再鼓励贪污文化(给咖啡钱)、保持身体健康不要让国家养你、能的话就活到老学到老做到老,别老是想着年轻退休,那是给传销行业用来拉人的噱头。这些建议虽然看起来很普通,却是真正帮助国家的长期方式,比什么捐款好多了。

老实说,除了要重新塑造马来西亚一个新的“想象的共同体”之外,类似老马以前弄出来的2020宏愿,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好理由希盟政府要搞捐款救国活动。极端一点来说,我认为这群众就像是纸牌屋里说的:烈士最渴求的就是壮烈牺牲。而又有什么比明知是杯水车薪,却依然要“壮烈牺牲”更容易激起群众的爱国情操?

总的来说,马来西亚离康庄大道还很远,我们需要的不是孙悟空那股冲劲儿,而是需要唐三藏那坚韧不拔,一步一脚印的的踏实和求真精神。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