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限制企业举债融资/叶得利

警惕债务危机的不只有大马。近期各种中美贸易与芯片技术等争端,让中国开始警惕自身经济发展的企业债务危机的爆发。

例如,近来中国政府逐步提高企业的高风险举债限制,导致市场人士开始预测没有高风险举债,中国企业是否可以继续保持增长。

惠誉评级机构的调研显示,中国若封锁高风险投资的举债资金渠道,将可能给全球经济带来连锁负面反应,特别是对于那些对中国出口大宗商品的新兴市场国家,将可能会受到此举措的牵连。

如果中国政府欲在2022年之前,达到稳定企业负债率,中期内中国经济增速和企业投资增长都将可能下滑。

预计届时受到最显著影响的,将是在原油和金属方面的大宗商品贸易,因为中国是许多大宗商品的最大消费国。

按照惠誉评级的受影响的名单,大宗商品出口国如智利、能源和金属出口国的赞比亚、煤炭和铁矿石的蒙古、马来西亚矿石出口,都将可能受到影响。

中国金融监管机构已经连续第三年,对高风险放贷行为进行打击,慢慢联合个商业银行推高了借款成本,堵住了影子银行等不透明的替代性融资渠道。

企业债券违约增加

据中国媒体报道,目前在中国内地涌现了许多非法或不规范的融资渠道,成为许多中国企业利用债务进行融资的管道。

受中国整体信贷环境收紧的影响,中国境内的许多企业债券违约和信用事件剧增,预计这股趋势将会不断增加。

对于那些在上一个信贷繁荣期过度扩张负债,资助激进业务扩张的企业,或者是竞争力低下、但仍靠举债度日的企业而言,今后将可能很难为其到期的债务再融资。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5月7日,已有10家中国债券发行人的17只债券,在2018年发生违约,涉及本金总额达146亿元人民币(约91.25亿令吉)。

而在2017年,18家发行人的46只债券出现违约,涉及本金总额为393亿元人民币(约245.63亿令吉)。当中,这10家发行人都是来自与港口、采煤、机械、鞋类零售、工程总承包、生物质能源和安全监控设备等相关行业。

政府不救助企业债

此外,数据显示信托贷款违约事件增多,例如近期在中国媒体报道的浙江民营的盾安集团,该企业有450亿元人民币(约281.25亿令吉)的未偿债务。

对此,该企业以系统性风险为由,请求浙江省政府出面干预银行以解决其流动性危机。

近日,中国财政部和中国审计署就发表文告指出,中国政府将不断遏制各集团企业的隐性债务问题,并坚持中国政府将不救助集团企业负债的原则。

这也隐喻早前许多中国地方政府和集团涉及的举债危机,也将不会又中央政府买单。对此,这将打消企业债券发行人的金融机构,中国政府最终将出手救市的最后希望。

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力度将在未来不断加大,中国金融市场将会迎来更大改革。

中国政府将会鼓励企业更多的靠股权、靠研发创新为企业融资,而不鼓励企业大幅举债融资,这点措施值得大马政府加以参考。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