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污水洗碗的餐厅/黄子

大马人可以前往中国旅行之初,最早的文化冲击,是一厕难觅。接着是有了厕所,不是奇臭无比,就是没门或半截门扇等等。几十年下来,人家厕所臻至新加坡水准的又干又净,四处皆见。游客所至的中国景点,厕所的卫生水平就如中国经济飞跃增长。

反观我们这曾捂着鼻子上中国厕所的大马人,公共厕所原就少见,而餐厅厕所除了四五星级的酒店,或一桌吃下来千元上下餐厅的厕所还可以之外,三大民族普罗级餐厅的厕所、周遭的环境,卫生水平则数十年如一日——脏臭。厕所除了地板湿漉漉,一滩滩不知属于哪类液体之外,马桶内常见黄白之物载沉载浮,抽水设备长期失修,而且绝对没有厕纸供应。

餐厅或小贩们抹桌时把饮食的残渣扫往地上;剩饭剩菜倒在店旁摊旁的沟渠;洗碗水溲水若无沟渠,就直接泼在摊前的马路上。因此桌上桌下,预备食物饮料的地方,苍蝇自飞自降,老鼠从厨房窜到沟渠。只因食客饮客见怪不怪,甘之如饴。顾客永远是对的,顾客既然不觉得有何不对,小贩餐厅经营者又如何觉得不妥呢?

国人对饮食卫生没要求

餐厅、美食中心的大炒小炒蔬菜,买来搁在厨房地板,或任何方便之处, 一般都不清洗,连插入水盆中迅速拔出再摇几摇,甩掉水分的象征性手续也省略。因为菜洗了不耐放。菜单进来,切了直接下锅,农药的原汁原味不减。这是大马消费人早已接受的事实,美国军队对同志原有不问不说的传统,大马消费人对餐馆亦有心照不宣不洗菜的共识。

大马人对饮食卫生的要求不高,几近没有要求。高级餐厅的员工不会当街或在后巷洗碗洗碟。一般餐馆小贩的外劳洗碗碟的那一桶犹如电影美人出浴的大泡沫,其一是内容丰富,其二是从化学成分复杂的洗碗液捞上来,放入那桶色深汤浓的“清水”一泡,就直接上桌了。

至于像刚刚荣获吉隆坡市政局颁给卫生A级的餐馆,Raj’s Banana Leaf的员工,用地上污水洗碗,被人拍下,上载面子书,这肯定不会是第一间,也未必是最后一间。我们只有期望大马人要求高些 ,大家善用手机,把全马各地的大小餐厅种种肮脏丑习拍下上载,广为宣传,形成压力,好叫三大民族的餐饮业者,在客人永远是对的要求下,提升卫生水平。

市政局知不了这么多,但如有消费者善用社交媒体爆料,市政局市议会闻风而至惩罚,形成双重压力,大马餐饮业的卫生水准就不致于数十年如一日永不长进。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