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宜卧薪尝胆/罗汉洲

第14届大选过后,马华上上下下陷入一片混乱中,有人(党员)自我痛责活该,有人说必须脱离国阵,有人说万万不可离开国阵,有人说马华应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有人说必须保留为华人政党,意见纷纭,莫衷一是。

马华是成也国阵,败也国阵,国阵对马华有功,也有过,惟归根结底只能怪马华本身懦弱,在所谓国阵精神之下,马华凡事都只能逆来顺受,委曲求全,在华社看来就是没有维护华人权益的勇气。马华的解释则是华人不支持,所以它在巫统面前“无力”。但因为它“无力”,所以华人不支持它,于是形成了恶性循环。

惟实际上,华人也曾大力支持过马华,远的不说,1995、1999以及2004年一连3次大选,马华都把行动党打得落荒而逃,尤其在1999年大选,巫统多名领袖承认巫统候选人靠华人票过关,但马华都没有把握机会“硬一下”,仍处处“为大局着想”委曲求全,好像只有马华才须为大局着想似的,华人离弃马华岂为无因?盖觉得马华不足与有为也。

另一方面,马华退出国阵的好时机已过去了,倘若它在上一次大选变成7-11时就与巫统割席断交,退出国阵,尚有可能博得华人刮目相看,现在濒临被“剿灭”才退出国阵,难免给人看作只可共富贵,不可共患难,马华将陷入前不巴村,后不结店的窘境,马来人和华人都不支持呢!

逮到希盟错误就鸣鼓

至于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又怎样?拙稿“民政党路怎样走”(2005年9月5日本栏)中说,标榜多元种族政党正好是民政党沉重的包袱,因为有巫统和伊斯兰党,所以马来人不须它作代表,马来人的问题也不须它越俎代庖;印度人有国大党,也不需民政党作代表。且它既标榜为多元种族政党,当然不便事事为华人出面,于是它就有如四不像,前路必崎岖难走。如今事实摆在面前,果不其然乎。

当然会有人反驳说,标榜多元种族的行动党和公正党不是大受欢迎,成了执政党么?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说法。华人支持行动党并非等于支持行动党的政纲,此所以马华能三番四次击败民主行动党,但因为华人对国阵太过失望,觉得再也不能让国阵来操纵我们的命运,于是造就了行动党。

换言之,行动党是因国阵犯错而崛起的。除非马华转型为有如人民公正党般的多元种族政党,总会长和署理会长都由马来人担任,理事会也以马来人为主干,三几个华人点缀其间,党政大权在马来人手中,华人聊备一格作陪衬,这样或许能得到马来人的支持,如果希盟又犯了错误,逼得华人转而支持反对党,马华这个多元种族政党翻身机会就来了。

其实,马华不必过于气馁,因为华人本来就是要两线制,故尔不愿看到马华或国阵一蹶不振,且希盟政府肯定也会犯错,君不见有人一登台就与祖籍割切关系,不知惹怒几许华人么?所以马华做好反对党角色,反对党的角色就是只放嘴炮而不必(无权)做事,一逮到希盟的错误就鸣鼓而攻之就是了,行动党和公正党都曾有溃不成军的经历,所以马华何必惊慌失措?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