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债冲天 事出有因/胡逸山博士

我国在本月较早时通过大选赫然变天,和平地结束了前朝政府建国至今的威权统治,而迎来一个崭新的政府。

常被看成是英国以前的贵族阿克顿勋爵所说过的“权力引致腐化;绝对权力会绝对腐化”在当下形势如雷贯耳,而另一句也据说是美国大政治家与大发明家富兰克林所说的“政府就好像内衣裤般久了会臭,得要时常更换”也在本地被实践了。

无论如何,新政府所接收到的,是前朝大肆贪腐后所留下来的烂摊子,也就只好紧咬着牙根来收拾残局了。而其中一块极为难啃的烂骨头,是我国的国债,即政府所欠下的债务。

前政府所公布的国债数字是逾6000亿令吉,但新任财政部长林冠英日前所公布的,却是在其接手财库而下令翻查包括许多之前被标签为“红皮文件”而只有几位巨头得以阅读之的绝密文件后,把国债数额上调为几乎翻倍的1.1兆令吉左右。

而且这还是到目前为止所“查获”的各项债务的总和,分分钟如“发现”另一些被前政府所巧手隐蔽起来的“新大陆”,大有可能再度上调。

计算法不同

这国债大幅上升的消息公布后,一时朝野哗然,股票与其他市场的表现更是应声趋软。

一方面,尤其是紧抱前朝裙角者,更是大声质疑这“新”的国债数字的计算方法。

说白了,新政府是在原有的逾6000亿令吉国债数字上,再添加了好几千亿政府所必需“承担”(liabilities)或“担保”(guarantees)的“第三者”债务。

而在国际上通用的国债计算方法里,通常是没有加上这些“第三者”债务的,所以一些方面即可据此来大做文章,谓新政府夸大了国债的幅度云云。

但细看这些“第三者”债务,一些是政府为了避免正式的国债数字过高而通过官联公司发放债券,而由政府来做担保(以便会更为吸引寻求“终极”还款保障的投资者)。

另一些则是在近年来在政治经济领域里颇为流行的所谓公共私人合伙(PPP)项目,说穿了即是多年来颇为人所诟病的所谓“直接谈判”(通常无需认真公开招标即把项目赋予某方)“华丽转身”后的“升级版”,政府被锁定要多年地承担这些项目的回报。

新政府接收前朝的其中一块极为难啃的烂骨头,是我国的国债,即政府所欠下的债务。

前朝担保债务无诚信?

国际上通用的国债计算方法之所以没有把这些承担与担保计算在内,也还是有一个先决条件的,即这些“债务”是在有诚信(good faith)的基础上为政府所扛起来的。

但当下本地的问题就出在这里,即新政府认为前朝要不就把通过担保所借来的钱贪腐或挥霍掉、要不就“承担”等同官商勾结地利益输送予朋党。

所以,在之前本地如此“特殊”的情况下,所有这些“第三者”债务,都还应是算入国债总额的。

新政府呼吁民众捐款还国债,我认为无可厚非,因为这纯粹是自愿行为,没有强迫。

但强迫性的、无孔不入的消费税的实质废除,则还是大快民心的。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