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钱多了花更多
惠民政策恐增倒债风险

随着新政府执政,大家都把焦点放在竞选宣言所提到的降低人民生活负担措施,将有助于增加可支配收入,进而提振私人领域消费,然而,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就是家债!

家债一直是国家银行相当关注的课题,虽然家债对国内生产总值(GDP)已从2015年高峰水平的89%降至84%,但这依然属于相当高水平。

经济学家和理财专家认为,即使大马人的可支配收入增加,也未必能舒缓高企的家债,甚至有可能产生反效果,因为口袋的钱多了,自然花得更多!

假设大家没有善用每个月突然多出来的钱,且盲目消费和举债,将影响财务状况及提高倒债风险。

根据国家银行旗下信贷咨询与债务管理机构(AKPK)资料,在债务重组计划中,有43%参与者因为缺乏个人理财知识,不懂得区分需求和欲望,导致负债累累。

若是新政府兑现竞选宣言并增加大马人的可支配收入,大家是否有足够的理财观念善用这笔钱?

若是不懂得用钱之道,即使获得额外资金,也只会徒增负债压力,无法达到理财目标,遑论财务自由。

消费者信心增恐消费超支   

多余收入还贷减家债

随着新政府宣布6月1日起将消费税降至零税率后,商家也开始提前降价,包括零售商、车商等,这让消费者能以更低价格购物。加上新政府在竞选宣言中提到废除大道收费站,并推出针对性燃油补贴,这皆是我们生活中的基本开销。

因此,一旦固定开销降低,可支配收入将得以提高。不过,这也可能成为增加债务压力的“帮凶”。

双威大学商学院经济教授姚金龙

双威大学商学院经济教授姚金龙接受《南洋商报》电访时指出,政府通过多项政策减轻人民生活负担。不过,是否能降低家债,仍需密切观察,确保人民不会因为可支配收入多了就增加开销,或举债购买非必需品,最终导致超买。”

他说,一般上,当消费者信心升高时,将会通过信用卡及个人贷款购物。

兴业投行研究高级经济学家白文春

信贷咨询与债务管理机构(AKPK)理财教育课程导师庄国辉博士也指出,可支配收入增加,可能会产生反效果,特别是刚出来社会工作的年轻人,担心他们会因此盲目举债。

“举债会影响财务资产表,推高倒债风险。”

信贷咨询与债务管理机构理财教育课程导师庄国辉博士

家债降幅不大

兴业投行研究高级经济学家白文春认为,虽然新政府政策有助减轻人民负担,但能够降低家债的幅度不大。

他说,尽管政府计划废除消费税,但会推出销售税来取代,届时物品售价还是会回升。

“政府之前征收到440亿令吉消费税,而销售税为300亿令吉,所以消费者仅省下140亿令吉税款,相对于2017年家债1.1兆令吉,只占了1.3%左右。”

此外他认为,是否有助于降低家债,也取决于人民是否会把多出来的钱用来还债。

须善用钱谨慎消费

姚金龙强调,人民必须审慎消费,才能缓和家债水平。

“随着政府计划推出多项措施减轻人民负担,我认为,大家应该趁机会重建家庭财务,包括把省下的钱存起来。”

庄国辉则认为要根据不同的财务状况,策划每个月多出来的钱。

他以消费税降至零税率为例,假设月入3000令吉,每个月会多出180令吉,对此他根据三种不同的财务状况提出建议。

1:陷入财务赤字

先把多出来的钱还债,特别是无抵押贷款,如信用卡。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调查显示,超过50%大马人没“一次过”还完卡债。不准时还清卡债不仅要承担利息,还有惩罚金,这皆会提高倒债几率。

2:财务盈余,但没有储蓄

若是每个月多出180令吉,可用作紧急储备金。根据AKPK的数据,截至去年底,有20万1116人参与债务重组计划,其中18%是因为存款有限,没有足够紧急储备金应对债务危机。

3:财务盈余,有固定储蓄

若有固定储蓄,而每个月多了180令吉,那就可更灵活地规划财务,比如进修、购买退休产品或投资教育基金。

不善理财举债消费

根据AKPK的债务重组计划,缺乏理财知识及观念,一直都是导致参与者无法还债的因素,这占了43%比重。

缺乏良好的财务规划,将会面对开销超支,以及通过举债消费的风险。

此外,有73%的参与者月入少过4000令吉,而大部分都是因为存款不足,无法应对紧急开销,如医疗事故,导致自己负债累累。

特别是他们依赖利息更高的融资方式,如信用卡及个人融资,当他们面对财务挑战时,问题会加剧。因此,他们很可能会承担更多债务。

180528a0405_noresize

流动资产超过总债务   

我国家庭财务稳健

根据国行的研究显示,我国目前的家庭财务处于健康水平。

家庭财务资产是债务的2.1倍,而流动财务资产则是1.5倍。不过,从微观层面来看,不同的收入水平出现细微差别,特别是较低及中收入家庭。

国行说:“在评估家庭面对财务冲击的能力,我们专注于家庭拥有的流动财务资产。因为当发生突发事故(如紧急医疗事故或裁员),这些资产可用来还债。”

大马家庭财务资产有69%属于流动财务资产,其中有超过三分二是存款及单位信托基金。而在不同收入群中,大部分流动财务资产由月入超过5000令吉的大马人持有,这相等于71%比重。而月入少过3000令吉,只占总家庭流动财务资产的9%。

根据保守预测,只有借贷者的流动财务资产超过总债务,月入超过3000令吉,才足够缓冲财务冲击。

资产债务比低过1倍,意味着资产少过债务。根据国行,这个情况都出现在月收入3000令吉的群体,他们的流动资产对债务比例为0.6倍,少于1倍。

不过,若是纳入持有的产业,这群借贷者的总资产足以应付他们的债务。

180528a0403_noresize

月入3千至5千财赤最多

国行指出,大部分借贷者拥有财务盈余,所以突如其来的收入及开销影响不大。

根据研究报告,陷入财务赤字的借贷者,仅占总借贷者人数的6.5%,也占家债的12.8%。而大部分都有超过60%的偿债率及月入少过5000令吉。

自2012年执行负责任融资指南后,金融机构已针对较容易受到冲击的收入群(月入少于3000令吉),采纳60%偿债率顶限或更低水平。因此,这减少他们受到突如其来的财务冲击。

国行估计,总家债中有7.8%的人面对债务风险,相等于846亿令吉。其中有611亿令吉是银行贷款,剩余则来自非银行金融机构。

从收入群来看,月入介于3000至5000令吉的借贷者,占了债务风险群很大比重,因这群借贷者是面对最多财务赤字的群组。

同时,他们在车贷及个人融资拥有较大比重,分别达22%和30%,且属于较年轻借贷者,年龄低于40岁。

根据AKPK通过债务重组计划披露,这年龄层的借贷者因为不懂得理财,而导致越来越多人还不起贷款。

不过,经过一轮压力测试后,包括收入减少、生活成本升高,以及借贷成本升高,即使出现严重的宏观及金融冲击,我国的银行依然拥有足够的资本缓冲能力,应对家债所带来的潜在损失。

财务盈余或赤字计算方式:可支配收入-每个月债务-基本开销+流动财务资产

若是得出财务赤字,将面对违约风险。

家债料维持目前水平

国行数据显示,有53%家债来自住宅产业贷款,而房贷增长持稳,所以白文春相信,家债将会维持在当前水平。

“去年房贷增长率持稳在8.5%,2016年则达9.1%。目前家债占GDP达84%,处于相当高水平。若是国行受到国外影响不得不升息,将会进一步提高家债,特别是房屋贷款占了家债很高比重。”

姚金龙也认为,家债仍属于相当高水平,他相信新政府将会持续采取审慎贷款准则,以降低消费者过度借贷。

勿放宽贷款准则

“目前国内经济稳定增长,私人领域消费仍在上升,所以我认为不需要放宽贷款准则。

“中高收入群增加开销有利经济增长,但低收入群增加开销就另当别论了,或会过度举债、违约风险升高,以及更容易受到经济冲击,如失业、经济增长放缓等。”

他认为,只要经济持续增长,人民仍有能力还债,目前家债水平不会带来很大问题。

国行解决家债4大方案     

1:打造更稳定的房屋计划

住宅产业贷款在家债中占有最大比重,达52%,但这也引起了两大关键问题,分别是房屋负担能力和拥有一间屋子的必要性。随着新房价与家庭实际负担能力出现很大差异,近几年房市失衡的问题恶化。

大马部分地区房价中值比每年家庭收入中值高出5倍,导致相关地区的房屋被列为“严重无法负担”,这让家庭必须借更多钱置产。过去10年,平均获批放贷规模从18万275令吉激增至42万230令吉。

前朝政府推出多项方案,以解决房屋负担价格问题,包括增加可负担房屋供应,这有助稳定家债水平。同时,可以做更多的是确保租房子成为可行替代方案。良好的租赁市场将为借贷者提供租屋子的选项,让他们拥有一个家。

新政府接替我国政权后,也会朝着这个方向前进。根据希盟的竞选宣言,他们将兴建100万单位的可负担房屋,并引入“先租后买”计划。

2:鼓励保险和回险成安全保障

AKPK发现有18%借贷者加入债务重组计划,是因为负责养家活口的人失业或死亡,以及突如其来的医疗开销。

根据国行研究,不只是较低收入群会受到这些因素影响,拥有财务赤字的高收入借贷者也会面对很大冲击。国行和保险领域持续努力,让家庭更容易取得保险及回教保险的保单,进而加强他们面对经济冲击的韧力。这些措施会有很重大的影响,因为有65%的大马人依然没有购买人寿或回教寿险。近期推出的马来西亚就业保险制度(EIS),就是作为被裁减员工的安全网,也有助家庭抵御财务冲击。

3:促进负责任借贷行为,包括非银行

非银行金融机构(NBFI)家庭债务,是家债在2010年至2013年迅速增加的推手,占了总家债的20%,主要是来自无抵押贷款。

这些机构普遍放贷给较低收入群,或信誉记录较差的借贷者,这些人可能无法获得银行贷款。随着非银行金融机构放贷活动增加,国行认为,需要检讨现有的监管机制。

即将推行的消费者信贷法令将会加强监管机制,并关注在促进审慎及负责任放贷实践、保护消费者利益,以及为放贷者打造更稳定的监管机制。

4:提升国人理财观念

在促进审慎及负责任借贷行为方面,理财教育非常重要。国行的研究显示,缺乏理财观念是举债过多及违约事件攀升的主因。

在大马,虽然有超过90%消费者有银行存款,但大部分缺乏“不要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的概念、现金的时间价值及利滚利的认知。这显示银行和其他机构合作推广理财教育的重要性,包括理财观念的国家策略。

AKPK也通过各项理财教育课程,继续在培养理财责任及管理信贷能力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独家报道:姚思敏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