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产业市场新黎明/张仰荣博士

今年1月到4月,我在《南洋商报》的专栏中都提到了大马产业市场的概况,并且警惕大马人要为最坏的时刻做好准备。

这一期将与大家讨论大选后希望联盟执政,产业市场的前景。

5月9日,约1200万大马人投下了手中神圣的一票,还选出了新政府。就在5月10日的黎明时分,大马人醒来时,不仅是新黎明,还迎接了新政府。

竞选期间,希盟推介的《希望宣言》里分成5篇章,如下:

第一章:缓解民困——减轻人民的生活负担

第二章:民主革新——体制变革和民主深化

第三章:全民共享——公平正义的经济发展

第四章:平等自主——恢复沙砂平等伙伴关系

第五章:兼容并蓄——构建包容和进步的国家

同时承诺,希盟政府上台100天内,将落实10项新政: 1. 废除消费税,并推出各项惠民福利以减轻人民的生活负担。

2. 稳定油价,推行援助特定目标群体的汽油补贴机制。

3. 废除所有施加于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垦殖民的不合理债务。

4. 为家庭主妇缴交公积金。

5. 统一全国各地的最低工资,并且渐进提高最低工资。

6. 收入未达 4000令吉的高等教育基金(PTPTN)借贷者,暂缓偿还,并且废除黑名单措施。

7. 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FELDA、玛拉人民信托局和朝圣基金局的金融丑闻,并且重组这些机构的领导结构。8. 成立内阁特别委员会,立即检讨和落实《1963 年马来西亚协议》。

9. 推行健康关怀计划,为低收入群体(B40)提供500令吉的基本医疗补贴,并能在所有注册的诊所获得医疗。

10. 详细谨慎地检讨各项颁布予外国的大型发展计划。

消费税影响大

我先与读者回顾2015年4月1日消费税开跑后,对生活的影响。 虽然,当时的政府说,只会从人民的消费征收6%的消费税。但我简单计算,从4层供应链中所征收的消费税,竟高达24%。

我认为实际上,消费税已造成人民生活成本很大的压力,并影响了许多人的财务状况,甚至无法缴付生活费和房子供款。

另外就是大道收费对交通成本的影响。运输成本也是大马家庭的另一个主要的生活成本。

因此,当希盟政府废除消费税和大道收费,大马家庭就可从消费和交通节省生活成本。 观察百日新政承诺中,对产业需求和价格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两项。

而减轻了人民的生活成本和负担,他们才会有多余的钱,可存下来并做其他安排。

需时恢复产业市场

很多人预测甚至是预料随着希盟当选为政府,新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挥一挥他的“神奇魔棒”,短期内,就可以重振大马经济,而很快的产业市场就会回扬。

但,我国产业市场就像是垂死的严重病患。截至5月8日大选前,随着产业价格暴跌,普遍预计大马产业市场料崩溃。因为在还不知道大选成绩前,许多大马人虽然都希望换政府,但还是接受国阵会胜出并继续执政的可能。

大选后希盟执政,可以说是“大马新黎明已到来”。这就好像垂死的病人,忽然因为医生给了新发现的药物,阻止病情恶化,并可延续的新生命。无论如何,该病人要痊愈,还需时让新药物发挥效用,正如我国的产业市场。

供应过剩产业滞销

在希盟执政前,大马的产业市场“病入膏肓”,面对的问题包括:

1.因为投机活动,产业价格在2010到2016年之间迅速上涨。

2.到了2016年,产业价格已经上涨到大部分大马人无法负担的水平。

3.从2010到2016年间,受到产业价格上涨的激励,发展商建造越来越多住宅、商务和工业产业,导致目前供应过剩的窘境。

4.由于财务状况转弱,自2015年4月1日,许多大马家庭只能确保生存,而没有剩余的钱来购屋,所以导致产业滞销。

虽然,现在大马产业市场因有了希盟的承诺而恢复生气和希望,但要先解决上述的问题。

另外,大马产业市场首先还需稳定下来,才会恢复,最后才看到需求和销售复苏,进而带动产业价格上扬。

我认为,大马产业市场需时至少2年才能触底,然后,最早在2020年中旬或下旬才会开始稳定下来。至于要多久才能稳定下来,并开始复苏?就赖于大马的整体经济表现。

因为当大马经济复苏,更多就业机会,多家庭获得加薪并增加口袋里的钱,才会考虑购屋,进而推动房屋的需求。

谨慎开销精明投资

第14届大选后,希盟执政给了人民对于未来有新的希望。有了新希望,原本预期中的产业市场崩溃或可避免,至少可以成功“紧急降落”。

在目前这个从“绝望”情况,转到对未来有新希望的黎明的过渡期,我给予大马人的劝告是明智的消费,对于日常开销要谨慎,并精明的投资在需要的事物。而目前还不是购买产业的时候,可以尝试租屋。

最新报道

隋棠6月孕肚曝光
3宝妈竟比正常人还瘦
一顿饭25万
这家餐厅贵到爆红客满
3度连任自民党党魁
安倍晋三将成在任最长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