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富才算富?

多富才算“富”?

答案,当然取决于谁在问——而如今,问的人很多。在像伦敦和纽约这样富豪云集的大都市,已经挤进1%富人圈的人常会念叨,每年50万美元(约195万令吉)的日子,感觉就像狄更斯笔下的穷鬼。



在Showtime热播剧“Billions”里,一位身家4000万美元(约1.56亿令吉)、孩子上私立学校、拥有汉普顿度假别墅、养了一匹马和一家慈善机构的对冲基金经理竟然感叹说:“我–!我破产了!”

感谢神秘的私人银行界,真正的答案在这里:2500万美元(约9750万令吉)。

2500万美元的可投资财富。你可以承受这些钱在一个季度、三个季度甚至是一两年时间里深陷亏损,而过得毫不吃力。有了2500万美元,或许,仅仅是或许,你就开始跟富有挂钩了。

贫富差距扩大

因为这是一个超级富有、高度不平等的时代,这只是踏进富人圈的入场券,而且事实上,只是这个圈子最外围、最低级的一层。



而对地球上大多数人来说,2500万美元是难以想象的财富。对精英私人银行家来说,只能买得起他们的基本服务。

姑且称之为经济舱富人吧。商务舱?1亿美元(约3.9亿令吉)。头等舱?2亿美元(约7.8亿令吉)。私人飞机?也许是10亿美元(约39亿令吉)。

众所周知,有钱与没钱的财富差距,以及有钱和真正有钱的财富差距还在不断扩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股市的牛市行情,以及世界各地的私人生意所产生的财富。

还有一个标准至少在金融圈外不那么显而易见,那就是这些财富在谨慎打理它们的银行家心中有多少分量。

有了2500万美元的可投资财富,或许,仅仅是或许,你就开始跟富有挂钩了。

衡量标准变化大
20年前300万20年后2500万

没有哪位私人银行家会说自己不关心只有“区区”几百万的客户。

与全球许多最富裕家庭打交道的北方信托(Northern Trust Corp)强调说,最近几个季度,一半以上新客户有超过1000万美元的可投资资产。

但“为了达到最高水平,各公司都已经提高了门槛”,Boston咨询集团全球资产和财富管理业务负责人布伦特·比尔兹利表示。

过去20年间,衡量富有程度的标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花旗私人银行全球负责人彼得·查林顿于1994年刚刚加入这家公司的时候,“300万在整个行业基本上都会被视作超高净值,”他回忆道。



“经过近25年的快速发展,我们对超高净值的定义已经变成2500万美元。”

按服务需求框定目标客户

财富管理者喜欢根据服务需求,来框定目标客户类型。

举例而言,一对夫妻的财富价值远低于2200万美元(约8580万令吉),且主要投资于分散的股票组合,那么他们可能就不需要太多花哨的信托和遗产服务,因为继承2200万美元左右无需担心遗产税和赠与税的问题。

如果是拥有遍布多国、涉及不同币种的住宅和资产的家庭,就可能需要更多现金流管理,针对抵押贷款、游艇或飞机的定制化融资,以及以艺术品或投资组合为担保来融资的能力。

将商业利益打包进信托,找顾问作受托人也就可能合情合理。

在拥有投行部门的私人银行,“有时候投行会与私人银行客户合作对公司实施资本重组,或者可能通过出售非核心部门来变现,以便家族成员退出生意,”摩根大通私人银行的全球机构财富管理部门负责人约翰·达菲表示。

在一家财富管理机构放至少2500万美元可投资资产——拥有这个数目或更多财富的客户往往会与几家公司合作,就能参与到首次公开募股(IPO),投资至少500万美元(约1950万令吉),就能跨国参与私募产品的一道监管障碍。

但这并不代表2500万美元就能敲开所有大门。

富国银行服务于超高净值家庭的阿博特·唐宁业务,需要客户至少有5000万美元可投资资产或1亿美元净资产。

美国银行的Ascent私人资本管理设定的门槛是7500万美元(约2.93亿令吉)净资产跨代财富。例外总是有的——对世交或有前途的企业家而言。

Suzanne Woolley●彭博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