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清破兆国债浑水/杨名万

新官上任三把火,来自全新政府高官,那就不止三把火了!新任首相宣誓就职才不过两个星期,几乎每天都有新故事和新数据,本周最震撼数据是敦马哈迪公布的,大马负债总额已超过1兆令吉。

财政部长林冠英证实了首相所公布的数字,除了厘清所谓过兆“国债”数字外,一上任马上就面对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负债利息偿还问题的新任财长,随口就说1MDB问题是主因。

想来单单1MDB问题,还不至于令债务腾涨至过兆之数,他的意思应是指类似1MDB这样“不透明”的“乱七八糟”负债。

林部长周四列出国债清单后,国人终于可以清楚看到,这类负债不止一单,而且恐怕比1MDB丑闻更严重,这还待新官进一步发掘。

公债外债纠缠不清

“国债”一直是联邦政府敏感数字,也一直是很难搞清楚的“浑水”。

过去,单单国债定义就令人混淆,在国际货币基金(IMF)没将外国人购买的国内货币单位(令吉)债券列为“外债”前,由于联邦政府外币负债比令吉债相对较低,前朝联邦政府官僚就将“国债”(National Debt)定义为国内所有外债,也就是包括私人界和公共领域所借取的所有外币负债。

联邦政府本身的令吉债,就因此不包含在“国债”定义里,这是会计专业账目排列,联邦政府的令吉负债当然还是公债,但是却不是官方定义的“国债”。

因此,高官一提到“国债”时,就要搞清楚是官方定义中的“外债”,还是外界所认知的联邦政府公债。

国际货币基金后来于2013年重新定义外债,将所有包括外国人购买的当地货币单位负债也列为“外债”,并于2014年公诸各国,大马官方也因此遵从,“外债”也就大幅度膨胀,这时将“外债”定义为“国债”,由于数字同样庞大,也就没有意义了。

官方报告从此不再强调“国债”,并将联邦政府负债和“外债”分开。

前朝官方数字近兆

此次希盟政府高官,不管是敦马抑或林冠英,都指说马来西亚或国家债务过兆,从他们初次对这“国债”的形容和口吻,明显是指说那联邦政府公债总额。

但是一听到“过兆”,马上想到的却是“外债”,因为我国截至今年3月杪“外债”总额2290亿美元,或8934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61.8%,很接近“兆”。

这数目截至去年杪是2146亿美元(约8798令吉),同时和新任财长第一次提到的占国内生产总值65%一致。

财长周四才比较详细解释“过兆国债”,首先是官方联邦政府负债,那是截至去年杪的6868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50.8%,接着是联邦政府担保的1991亿令吉负债(占国内生产总值14.6%),这联邦政府这约2000亿令吉的负债担保,并不是新闻,已经是至少两年的数字了,还一直保持。

这两个官方数字相加,就等于8859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65.4%,和“外债总额”不相上下。

实际上,根据国家银行和财政部最新数据,截至今年3月杪联邦政府债务总额已经冲破7000亿,达到7050亿令吉,如果联邦政府担保债务保持不变,官方联邦政府负债总数已破9000亿,因此,前朝官方数字已显示国债近兆。

租赁藏债逾2000亿

林部长并没引用最新数据,单单以截至去年杪官方数字,再加上“隐藏数字”,就已破兆。

这“隐藏数字”原来是来自“公共-私人界合伙经营”(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PPP)计划下的租赁债务,这债务竟然总达2014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14.9%)。

这数字一加上去,“国债”就过兆,1兆873亿,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 80.3%。

逾两千亿令吉租赁债务,匪夷所思,一般上私人界动用租赁融资采购,除了现金流动便利外,还包括从年度课税下的会计排列利益,但是数目依然还是有所约束。

前朝政府高官,竟然允准官私合作伙伴,通过会计专业隐藏数以千亿计联邦政府公债。

这种“创意会计”如果能隐瞒公债,也必然能创造出“无中生有”花费,类似变化和1MDB丑闻比较,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

新任财长不能再只是揭秘解密,和一味指责前朝政府过错,令股汇双市连连败退,更重要的是公布这庞大过兆负债的解决之道。

最新报道

张韶涵胸上两片超抢镜
网民惊吓喊恶心
【视频】玩滑翔伞撞上电缆
俄情侣从30米高空坠地
被爆是吴秀波新欢
19岁女星气哭:问心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