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扎克伯格听证会(四)/黄子伦

这篇文章将会是最后一次点评扎克伯格在国会山听证会。此前讨论了几个概念,就是:面子书的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面子书是否具备改革诚意、用户使用条款如何更简洁易懂、面子书的政治倾向和平台上的言论自由关系、面子书用户的资料属于谁。今天来到尾声,就让我们谈谈一些简单的:面子书有竞争者吗?

或者更正确来说,什么是竞争?我们可以从迈克波特五力分析法来看。目前就已知的用户功能来说,面子书是集合了分享状态/照片、写作、即时聊天,和移动支付。而环顾市场,也只有腾讯公司的微信做得比面子书更全面。因此,面子书在中国以外的内部竞争是一枝独秀。更何况,很多智慧手机在一开机时就已经装有面子书的软件。

其二,因为面子书独霸一方的事实,让它的客户没有太多的议价能力。从媒体大亨梅铎的发言,就看得出传统媒体在这场信息战中毫无招架之力。用户就更不用说,比蚍蜉撼大树还要难。就连有知名度的制作视频维生的网络工作者都无法和面子书呈现信息的演算法对抗,只得把自己的作品统统上传去YouTube,而且也不能关闭在面子书的账户,以保持和粉丝们的互动和游览量。

总的来说,面子书可以说是在各方面渗透我们的生活。你也许可以在某些单一功能,找得到它的替代品。扎克伯格在听证会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也是这么回答的。不过当你把面子书全部功能加起来时,就会知道扎克伯格就是在回避问题。

那么面子书应该受到更多法律约束吗?

这时扎克伯格随后被问到的问题,而他很巧妙地说:重点不是应不应该受到管制,而是要有“恰当的法律框架”。

期待白骑士诞生

不过,到底什么才算恰当呢?打个比喻,立法者就像是人,被管制的单位就是狗。一直以来法律的形成,其实都比现实生活的变化来得慢,例如同性恋是不是犯罪。二战结束时,电脑之父图灵就因为自身的性取向而遭受法律的压迫,痛苦地离开人世。在1967年,英格兰政府才正式将同性恋行为去非法化,图灵已经去世13年了。而到了2013年,他才算得到皇家赦免。

另一个例子就是自动驾驶。自动驾驶汽车的实验驾驶区也许有很多,不过都是很小规模。除了在技术上有很多难题尚未克服,也没有相对完善的法律框架来管制这项事情。对立法者、保险公司、汽车制造商、汽车零件制造商、网络供应商、汽车内部的广告商、土木工程师、城市规划师等单位,都有一堆难题需要处理。

这么一比较,面子书除了直接跳过许多实验程序就走进我们的生活,其科技变迁也比自动驾驶来得快,当中所牵涉到的哲学、政治、伦理难题不但非常复杂,也没有明确的是非黑白界限。在这种情况下立法,就必然是狗来拉动人,何来“恰当”的法律框架?我以小人之心去揣测,扎克伯格的潜台词就是说:不是我不要接受管制,是你们议员们太慢太差劲,没办法设立让我满意的法律框架,所以别怪我在隐私权方面不断闯祸。

我认为唯一仅存的方法,就是鼓励更多的科技创新,希望更多公司会互相竞争,而当中会诞生白骑士,也就是那些比较有职业操守的企业,来把面子书给“纠正”过来。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