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利是聪明人/许国伟

以巫统为主干的国阵,在大选中不只输掉了政权,也几乎输掉了斗志,尤其是巫统,即使仍然是最大的反对党,但不少巫统领袖却在盘算如何蝉过别枝。

前首相纳吉辞去了巫统主席,他和夫人罗丝玛被充公的天文数字财物,不但让巫统形象进一步受挫,也暴露了掌权者“朱门酒肉臭”大失民心的问题。

就在众巫统领袖还因为受重挫跌到七荤八素,晕头转向,又或者看到纳吉夫妇的情况而惶惶不可终日时,凯利说话了。

直话直说戳中痛处

凯利一连几天都说话,不只在巫统党庆说,也接受国内外媒体访问,都直话直说,直接戳中巫统的痛处。

于是,大家都只看到凯利在说话,凯利不只成为媒体焦点,也成为巫统内外的焦点。

他的聪明在于,他没有把所有责任及过错,都推诿在巫统领袖尤其是纳吉身上,他说的是“我们”都有错,“我们”犯下了大错。

他也说,“我”后悔了。因为他看到慕尤丁及沙菲益被开除出党,他选择保持沉默。

他说,“我们”的巫统要回到最初的精神,做一个不会与人民脱节的政党,做一个不会被视为只是 为上层阶级服务的政党、没有廉正问题的政党,也不要做一个傲慢的政党。

他说,这一次在大选中落败,并不只是纳吉的问题,而是人民拒绝了巫统的文化和一切,而巫统必须去除封建、奢侈、骄傲、傲慢、不敢向领袖谏言的文化等等。

这些话,都很有道理,也是现在巫统人想听的。

其实,早在大选前,巫统内部甚至领袖其实也知道凯利提的这些问题,但是大家都沉默。

因此,当凯利后悔自己的沉默,是会获得共鸣的。

执政超过半世纪的巫统,就像是一个庞大的利益共同体,所有累积的问题已是结构性的问题。巫统领导层不是没有想过要改革,但是改革是要削自己的权,革命是削别人的权,所以改革远比革命还要难。

巫统再不改革,就会失去政权?这个问题可能也出现在巫统一些领袖脑海里,但更多时候他们是期望有奇迹,这一天能拖多久就拖多久,毕竟执政一千年就跟万岁万岁万万岁一样,喊得人很爽,但大家心里都知道是扯谈。

怕失败听不进真话

越是担心失败失权的领袖,越听不进真话,越会喜欢这种千秋万载,永享天年的屁话。

凯利绝对是聪明人,他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

秦朝末年,天下大乱,起义的军队已经要打进咸阳了,掌权的赵高就想把所有责任推给皇帝胡亥,就派人进宫要杀掉胡亥。胡亥这时才知道大事不妙,就责问身边的人,“为什么你不早告诉我,才让局势变到这样不可收拾。”

胡亥身边这个人的回答更绝,他说,“我能活到今天,就是因为没告诉你真话,之前告诉你真话的人,都被你杀光了,如果我早跟你说真话,还能活到今天吗?”

凯利没早说出真话,他跟巫统党内其他人一样,都聪明地明哲保身,“活”了下来。而他比其他人更聪明的是,他在巫统还在溷乱时,抢先担起改革重振的急先锋角色。

未来,巫统能否改革重振仍是未知数,但凯利显然将成为希盟不容小看的角色了。

最新报道

男子头中3枪毙命车内
【假酒夺命】其中一种假酒疑来自缅甸
东尼同意特朗普看法
“应半年发一次财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