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到底要不要讲梦想?/浑水

听说一篇《腾讯没有梦想》的文章,令腾讯单日蒸发过百亿,股价单日大跌。

我半信半疑,在西方世界,如果一家万亿企业帝国,可以被一篇非官媒文章打倒了,那么它真的是不死都没用。不过,强国是一个令人惊奇的国度,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

强国伟大领袖毛主席,靠着两个桿子打出了政权:枪桿子和笔桿子。文笔可以杀人,文字可以斗死敌人,笔桿子的威力在强国不容忽视。

这篇《腾讯没有梦想》文字精炼,有论点、有论据,而且有一定感染力,跟内地那些动辄四、五千字、内容重覆和吓唬人的股评文章,不能同日而语。

梦想云云之说,是标题党的处理方式,内文根本不是讲这回事。

芝大经济学名宿佛利民讲过社会企业责任,提过一个右派信条式价值:公司的存在价值就是盈利极大化,做好本业、争取盈利已经是最大社会企业责任。

企业须向股东负责

这条右派信仰,放在上市公司的角度也合理。

盈利极大化又好,股东利益极大化又好,都没有谈什么浪漫情怀、谈什么梦想追逐,因为公司要对股东负责。

你要谈梦想,就去做文青好了,鱼与熊掌啊。跟商人谈梦想,根本就风马牛不相及,你会跟文人讲赚钱吗?

梦想这个字有歧义,讲过了,不做标题党,文章无法被疯传。与其叫“梦想”,倒不如看成“有创新、有干劲、有活力的企业文化”好了,这也比较贴近文章的主旨。

这倒令人想起伊隆·马斯克(Elon Musk)营运公司的方式,他搞Paypal是实干的,但赚了第一桶金之后,他搞电动车特斯拉(Tesla)、SpaceX火箭升空、卖帽卖火燄枪等,都不太合一般商业逻辑,更不要讲最近他跟巴菲特之间的口水战了。

不错,伊隆·马斯克是很有型,但他要付上代价,他的公司盈利能力成疑,基金分析员的质问他回避不了,结果跟林郑一样,“无聊的问题他不会回答”。

守业艰难不谈梦想

《腾讯没有梦想》写得最好的,腾讯是对流量变现的执着,这不是腾讯的错,全世界的科技公司都是这个样子,只是腾讯的流量变现速度够快而已,才引起关注,阅文如是、腾讯音乐如是。

最直线抽击的则是内部创新精神的批评,当商业帝国扩张到一个模式时,官僚就应运而生。

讲梦想,是为了迎接创业时的冲劲,现在腾讯不是这个阶段,守业比创业难。

在并购和实业的世界里,有一种玩法叫做:“我打不赢你,你做得好,但我钱多,所以我买起你。”

所以,雀巢继收购精品咖啡“蓝瓶”后,也再用71.5亿美元(约278.85亿令吉),收购星巴克零售咖啡业务。

科技公司够大规模时,就系一间金融、投资公司了。

来源:http://nextplus.nextmedia.com/

http://fb.com/muddydirtywater

免责声明:《南洋商报》获浑水授权转载此文。作者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