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数字重新出发/杨名万

新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宣誓就任首相还不到一个星期,就于周三率先将“百日新政”首两项承诺定位,先宣布恢复燃油补贴,保持国内汽油价格固定不变,接着宣布于6月1日起,消费税归零。

这明显是权宜之计,新政府不能让人民等待,人民要看到希盟政府的决心,更重要的是以实际行动说服人民,政府的宣言是能够兑现的。

国内还有不少人质疑,废除消费税,税收大减,政府还恢复汽油补贴,接着还要停止所有收费大道的过路费,而偏偏敦马还下狠话,联邦政府不会再举债,哪里可能够钱!

废除前朝政府新增重要收入来源、扩大利民开销、对政府的财务管理是一大挑战,难怪前首相纳吉在大选成绩揭晓后,嗤之以鼻的说,要看希盟怎样兑现这些承诺。

马哈迪终于发声,对国内许多数字表示质疑。

短暂应急长期规划

两个朝代的领导有不同看法,这要分成两方面来谈,首先要说的是前朝领导也必然同意,目前国际原油价格上涨趋势,对于联邦政府今年财务收入是积极的,要不然前首相纳吉也不会同样推出历来选举最多的“烧钱承诺”,尤其对公务员薪资福利,加了又加,低薪收入群现金补贴(前称一马人民援助金)也不断提升。

这是短暂可资利用,稳住民心,恢复全民对国家经济和新政府施政信心,然后再利用这信心,展开长期体制改革规划,从前朝政府浪费中缩紧,带来持久精简联邦政府开支,获取长远的结构改组利益。

前朝政府去年拟定今年度财政预算案时,是以去年每桶约50美元价格预估今年石油相关收入,去年联邦政府从石油取得约380亿收入,是在国际原油价格全年平均约为每桶52美元达致,这为我国去年全年岁收带来约15%贡献。

目前,国际原油价格已经上升至接近每桶80美元,如果今年全年平均价格保持这水平,政府从石油相关收入取得的收入将增加约54%,这意味单单从石油方面取得的收入已经达到585亿,接近600亿水平。

燃油补贴不是负担

这样高的石油相关收入,对于稳定汽油价格肯定不是问题。前朝政府对于石油价格上升,每每只聚焦于政府的补贴汽油开销,从来都不坦白告知,其实政府也从高油价中收益,而从中取得的额外收益其实远远超过补贴款额,燃油补贴从来都不是负担。

约10年前,当国际原油价格于2008年上涨至逾百美元,时任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部长的沙礼尔透露,如果国际原油价格保持在约每桶127美元,政府估计必须补贴550至560亿。

如果我们按照这方程式粗略计算,国际原油价格从127美元到目前80美元,差距约37%,也就是说所需补贴之数介于347亿至353亿之间,当时,燃油价格还没有于当年6月初调高前,RON97燃油价为每公升1.92令吉,RON92则为每公升1.88令吉,当时还没有RON95。这补贴肯定远比维持目前RON97每公升2.47令吉、RON95每公升2.20令吉为高。

透明施政才是重点

当然这是很粗糙计算,所要传达的信息是,当国际原油价格波动时,我国从价格变动中所取得的额外收益,其实足够补贴国内燃油,并且还有余,就以沙礼尔估算为标准,在获得近600亿石油收入后,扣除60%补贴后,联邦政府仍然有40%可作其他用途,“从那里来,用到那里去”燃油补贴从来都不应该是政府的负担。

新政府“百日新政”还有许多利民措施,相较于“消费税归零”和废除大道过路费,燃油补贴看起来似乎比较简单。

其实,如果将消费税实施因由和冲击,抽丝剥茧,对准数据,摊开来看从中的负担和对经济的效益,其实并没有民间想象复杂,条件是政府施政必须透明,数字必须正确。

首相质疑经济数据

正如政府近年公布零售业双位数增长数字,本栏曾多次提出质疑,这和私人界的感受和他们收集的数据相左,令我国经济去年到今年第一季看起来都取得不俗增长。

现在,新任首相敦马哈迪终于发声,对国内许多数字表示质疑。

百日新政,有太多需要重整和重振的地方,将数字摆正那肯定是必须优先处理的第一步,否则大马和朝鲜没有两样;我们期待一个不会拿数字糊弄人民的新政府。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