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人为何求变?/陈文坪

拜读陈俊安君5月11日的大作《敦马让狮城寝食难安》一文(以下称敦文),其为文不但是“自我陶醉”,也有“危言耸听”之嫌。

希望联盟在大马第14届大选入主布城,马哈迪也再次拜相。这是大马民主的进步,也是大马政治史上的分水岭。值得一记!

民主政治建基于法律、法制、法规。否则,就谈不上民主。民选政府的更迭,是国家政权承前启后的结果。也就是说,政府可以随时更换,但国家依然还是国家。

“敦文”中列举马哈迪在接受狮城报章专访时的言论“水供合约”、“大马工人公积金存款”、“丹戎巴葛火车站土地”、“美景弯桥”,以及“全面检讨协议与合作计划,当中包括新隆高铁”,并说这些可以让狮城政府、人民寝食难安。

纠结过去非改朝目的

众所皆知,无论是“水供合约”、“大马工人公积金存款”、“丹戎巴葛火车站土地”、“美景弯桥”,在马哈迪当政时,两国政府已不断讨论,甚至“交锋”过,新加坡政府都遵循两国法律、国际法的原则,坚守自己的立场。

时至今日,马哈迪重提这些旧事件,可说是“了无新意”。只能说明,马哈迪是一位念旧、耿耿于怀、放不下个人 “恩怨”的政坛元老。不断纠结于过去,对大马的发展是无益处的,对大马人民来说,也并非本次改朝的目的。

这里就以“大马工人公积金存款”一例来说,新加坡的公积金存款在过去20年,对大马工人来说,马币的贬值,在新加坡的公积金存款是让他们“赚到开心笑”。真的开放让大马工人领取的话,相信愿意者不多。毕竟新币给他们更好的生活保障。

马哈迪看不到吗?不了解大马工人的想法吗?非也!

再以“丹戎巴葛火车站土地”交换来说,双方成立的马新公司(M+S Pte Ltd)经过5年的合作与开发,矗立在狮城市中心的“滨海盛景”(Marina One)和“双景坊”(DUO)相继落成。这一傲视狮城市区的新地标,可说是马新合作,为马新两国人民带来实质互利的结果。

这一合作,大马政府持有60%股份,占了大部分。而新加坡也心平气和接受,从不怨言。因为这是双方谈判后所达成的协议,新加坡必须遵守的。

至于隆新高铁,这是马新两国政府在公开、透明下的决策。完全依据两国法律、参考国际法来达成协议,并邀请国际专家提供咨询,外国机构参与竞标、设计、营运,并非马新政府在黑箱作业里完成的。说得明白一点,这完全是经得起任何时候的审查、审核、审计与考验的。

隆新高铁更利惠大马

隆新高铁贯穿大马南北,途径多个州属城市,一旦建成,大马人民的受益应是显著的,对大马经济的发展也大有助益。比起新加坡只有一个站点来说,这一成果,即使你不懂数学,也能了解。

第14届大选,大马人民求变的目的,是要新政府集中精力搞好国内经济,减轻人民的生活负担;导正过去政府施行政策对族群的不平等现象;追求对教育投入、大学入学、就业服务等的公正与公平,这才是大马人民的寄望与厚望。

如果新政府处处与邻为壑,罔顾法律精神,应不是人民的期望,也非人民改朝的真正目的。

民选政府须以民意为依归,而非以满足个人欲望为出发点。尊重法律、承担作为政府的责任,遵守、履行政府间所达成的各项协议。只有这样,政治领袖才能受到国际社会尊敬,国民才能挺胸自豪。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