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市场先生竞智/黄云浩

经过上星期三的第14届大选,希望联盟成功赢取多数人民所投下的选票,取代执政61年的国阵,成为接下来5年的执政政府。

因此,希盟也顺势覆行选前的承诺,发布了选后的星期四及星期五两天为公共假期的消息。这承诺也被某些人看着是敦马的高招。

以他执政22年的经验,通过这两天的特别假期,好让股市汇市参与者趁着假期休息并消化这个换新政府的事实。

果然星期一开市时,如股市专家所推测的一样,许多与前朝政府有关的公司股价,一开市就以跳空的方式向下低开。

然而不消整个上午的时段,大多数股项都已收复早上的失地。有者甚至开出比前个交易日更高的价格。到了闭市,交易所的资料显示外资为净卖家,而散户也取代本地基金成为救世军团,承接了大多数的外资卖压。

这无形中也带出了市场与股市专家的推测有所相左。难道这就是所谓的 “为什么许多人会比少数人聪明——人群智慧的表现?”

政治概念股如MyEG(MyEG,0138 ,主板贸服股)、乔治肯特(GKENT,3204,主板建筑股)等等,都以每天30% 跌停板的方式下挫,尤以36亿股本的MyEG和5亿6000万股本的乔治肯特,可以在短短三天内(截至5月16日)分别蒸发了47亿与11亿的市值,个别剩下45亿与10亿。

许多与前朝政府有关的公司股价,在周一开市就以跳空的方式向下低开。

MyEG本益比仍贵

以45亿的市值来看,MyEG 的本益比也还是不便宜,站在20倍以上。

我不禁想起年初,《南洋商报》还独家报道说MyEG被选为过去十年最牛的股王。标题写着MyEG十年飙涨106倍。这是什么样的回酬呀?

报道也说明了MyEG的股本规模,从2007年的1亿2625万股,发了5次红股,增加至2017年的36亿630万。当初投资在MyEG的1万令吉,在10年后的2017年变成106万令吉。

我不晓的MyEG还会以多少天的情况来跌停,因为这已经不是技术分析可以解释的。

当MyEG被列入为最牛股时,它的生意模式被评为独特业务,皆因它是大马领先的电子政府服务供应商,垄断了我国外劳注册和更新服务等。

这垄断也说明了其独特性,是建筑在非一般投资界所知晓的专利权、经济效益,或者是品牌效应兼顾客习惯性的驱使。

因为政权的更迭,这非一般的独特性,也就变得很不踏实。或许这就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投资者决定买卖

价值投资之父本杰明格雷厄姆的《精明的投资者》一书,有两个对投资者至关重要的概念,即是:1)安全边际,与2)市场先生。

市场先生是格雷厄姆留给徒弟们对股市最活生生的形容。

市场先生每一天都会对你手上的股票报价,希望你可以跟他交易。有时出价很离谱,高得吓人或低得不可置信,但大多数时间是模凌两可。

身为投资者的你,决对有权利来决定买卖。如果价钱不满意,可以选择离开,再等等看市场先生几时会表现得失去理智。

就MyEG的例子,你会不会因腰斩的股价而被市场先生的行动怂恿,还是会重新评估它的独特性生意模式?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