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新政府践诺拼经济    
可吸引更多人才回流

慕尼尔(中)主持“缩小东盟人才与技能差距”圆桌会议。左起是CM维纳斯华兰和蔡纯毅;右起为哈蜜达及莎琳。

(吉隆坡15日讯)联昌国际东盟研究机构(CARI)主席丹斯里慕尼尔博士说,若新政府积极兑现诺言,致力提升与刺激经济发展,将对我国人才市场有利,吸引更多人才回流。

他说,在全球化竞争的趋势下,大马的劳动力技能仍然薄弱。尽管我国在东盟地区排名第二,惟若论全球人才排名,大马尚有很多成长空间。

需改革教育系统

“我们务必致力于提升(员工)技能,引入数字经济方面的投资。

“这是一个正面的现象,若新政府积极兑现承诺……惟这里头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包括证明兼执行其政策及体制框架;相信将引进优秀与专业人才来(或回)马工作。”

慕尼尔今日主持“缩小东盟人才与技能差距”圆桌会议后,对记者说,为扭转大马人才外流的情况,我国需改革现有的教育系统,以刺激培养出具素质技术与优秀的专业人才。

“掌握市场上的竞争力是必要的,而有竞争力的薪酬是企业留住人才的基础。大数据时代、工业4.0的来临,我们必须提供员工必要的技能;若企业无法达到理想中的水平,就必须进行调整,如引进海外专才以平衡(企业)发展或避免落后于他人。”

东盟面临高技能专才荒

时代不断变迁,各国的社会经济产生了深刻的变化,诸如人口城镇化快速发展、科技的创新进步,以及气候与环境变化等。这不仅改变了生活,亦转变了工作所需的新技能。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东盟正面临严峻地技能人才分歧,其中新加坡高技能人才占其国总劳动力的55%比重、其次是大马(25%)、菲律宾(24%)和泰国(14%)。惟在越南、印尼、缅甸、寮国及柬埔寨各别的高技能人才仅是占其国的总劳动力介于4%至10%。

美国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A.T.Kearney)东南亚合作伙伴兼负责人蔡纯毅说,工业革命4.0不仅打乱了就业,东盟亦面临高技能人才短缺的严峻挑战。为应对科技突破性发展带来的挑战及淘汰,东盟各国强化相关行业的人才建设刻不容缓。

“教育体系、人才培训计划如提升科技、数字和高认知方面的技能,必须在东盟各国积极推行,并改善劳动力流动,尤其是吸引专业技能的海外人才,以提升工业4.0的劳力基础。”

大数据人才须擅长解决问题

那么,大数据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蔡纯毅说,愈来愈多企业认为解决复杂问题(36%)是2020年最为需要的新技能。

其次依序为社交技能(19%)、程序技能(18%)、系统技能(17%)、认知能力(15%)、资源管理技能(13%)、技术能力(12%)、内容技能(10%),以及体能(4%)。

8亿工作被机器取代

他指,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2017年报告显示,随着自动化发展迅速,预计在2030年,全球8亿人口的工作岗位将被机器取代。而在自动化发展相对缓和的情景下,介于7500万至3亿7500万人口需要改变职业。

“另外,麦肯锡全球研究员针对46个国家和地区以及800项职业岗位的研究发现,全球的劳动力中料有20%的人将受到影响。”

蔡纯毅是在“缩小东盟人才与技能差距”圆桌会议上,如是说道。

大马人才机构总执行长莎琳莎丽扎说,现今竞争激烈的社会,大学毕业生、职场员工应提升自身技能和素质;在东盟陷入短缺的关键技能包括创意和创新(45%)、分析和问题解决能力(44%)和技术能力(44%)等。

“通过重要的发展才能促进人才流动,诸如(我们)意识到海外专业人才能在区域经济发挥重要作用、扩展东盟教育基础设施能支持该地区学生流动增长,以及各国之间相互承认专业资格。”

出席者包括联昌国际银行集团总人力长拿督哈蜜达,及人力资源发展基金(HRDF)总执行长拿督CM维纳斯华兰等。上述活动由联昌国际东盟研究机构(CARI)和东盟商业俱乐部合作举办。

东盟国家面临关键技能短缺

创意和创新:45%

分析和问题解决能力:44%

技术能力:44%

沟通和交叉合作:41%

愿意承担风险/创业精神:25%

适应性和灵活性:24%

海外经验:23%

积极的工作态度:20%

其它:7%

资料来源:大马人才机构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