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扎克伯格听证会(三)/黄子伦

这系列文章是想借由面子书创办人扎克伯格在国会山听证会的答辩,来点出一些面子书的问题,以及泼一盆冷水给那些对它存有太多美好想像的读者。

不管我们有没有看完面子书的用户条款,只要我们今天在面子书分享任何资料,就会被存进面子书的服务器里。而当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被议员问到,当用户删除面子书账户后,是不是所有的资料都被删除?

不懂扎克伯格是不是太紧张,还是出于谨慎的关系,他没有马上给出很肯定的答复,而是回答:我们(面子书)应该会删除你的用户资料。结果议员再次确认是“应该,或者你(面子书)会?”,扎克伯格才意识过来,回答面子书一定会删除用户资料。

这就来到另一个问题:你在面子书分享的资料是属于谁的?扎克伯格说是属于你的,你有绝对的拥有权。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我们从身边的人事物来理解就好了。当我说这栋房子属于我,它不但在法律上是属于我的资产,而且我也拥有如何使用这栋房子的权利,例如如何装修、粉刷、摆设什么。如果我们把房子的比喻套用在面子书的逻辑,那么就意味着我们是在面子书“出租”我们的个人资料,来换取面子书的“免费社交服务”。

“出租”资料换取“社交服务”

面子书使用我的个人资料来获利,就好象我的租户把整栋房子租下来后,他再转手出租出去来赚取差价,或者拿来作Airbnb谋利。不过,这个比喻和面子书有很大不同,就是我除了可以选择“要不要出租”,我也可以选择“出租给谁”。可是在面子书却没有给予第二种权力。

顺着这个逻辑往下讲,当我决定删除面子书账户时,就像是我决定终止我和这位租户的租凭契约。我把房子收回来后,如果发现有好些地方遭到破坏,我是有权利向租户索取赔偿。

也就是说,一样物品是不是属于你的,不但名义上得必须属于你、使用权力在于你,你甚至能有察觉到你的损失,并拥有权利针对你的损失来索取赔偿。从有形资产,例如房子、汽车、钱财、身体,到无形资产,例如品牌、名誉、精神等等,都是遵循以上的逻辑来运作。

在这次剑桥分析风波里,估计共有8700万名用户的资料遭到窃取,相传面子书可能需要缴付高达2万亿美元的罚款,差不多是面子书市值的4倍!不过这不可能发生,因为让面子书破产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况且,大约10年前,标普信评有份导演的全球金融海啸,也只是被罚款15亿美元。因此,面子书比较可能会面对的局面是接受更多的管制,让他们收集资料的程序变得透明,并改善用户条款。

可是,哪怕有这笔罚款也并不足以说明用户资料是属于他们的。因为,面子书是打算隐瞒那群受影响的用户。要不是被踢爆,用户根本无从得知自己的利益是受到侵害。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几乎可以断定面子书用户的资料并不属于他们自己。

而且,我们也还没讨论在分析面子书用户资料后,所得出的结论或者群体信息,是不是属于用户的,还是面子书的?须知,这些才是面子书真正强大的地方,也是他们获利的主要来源。一言以蔽之,在面子书的平台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属于你自己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