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续涨大马喜中带忧/李兴裕

全球原油价格正处于上涨周期,主要得利于供需平衡持续重新调整、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盟国遵守减产协议,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关系升温。

如果历史重演,目前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料将令全球原油供应出现紧缺,进而推高油价冲破每桶80美元大关。

本文截稿时,布兰特油价处于每桶74.78美元,西德克萨斯油价则处于每桶68.66美元。这是过去3年来最高油价。

全球石油市场走势正从“重新调整”趋向于“紧缩”,意味着市场预期原油价格将持续升高。

高油价将对全球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

油价上涨对实体经济、商业与金融市场的冲击,将视全球经济现况、石油与能源需求与产量的强度、油价震荡持续多久,以及它是否供应或需求造成的油价震荡而定。

全球经济目前进入连续第9年的扩展走势,然而,在美国与中国爆发贸易战,以及美国持续货币紧缩政策之际,油价冲破80美元并持续上涨好一段日子,将会在某个程度上打击全球经济增长。

净输出国冲击较低

这个态势将是双管齐下的,一,在供应面,油价上涨将吞噬家庭实际收入,迫使他们削减开支,而这主要是两大因素所致,即通货膨胀率扬升,商家成本的增加转嫁到消费人身上,同时,实际工资下跌;二,供应面上,油价扬升导致生产成本相应提高,迫使商家们削减产量。成本增加也推高通胀。

油价上涨对石油净输出国的冲击,会比石油净进口国低。

油价走高意味着它把石油消费国的收入转移给石油输出国,石油输出国取得更高的石油收入,将协助减轻其财政压力。

央行货币政策中和

在利率走势方面,若油价扬升造成暂时性或过度时期的成本拉抬通胀压力,中央银行料将采取中和的货币政策。

不过,若油价的持续扬升,带来第二波的通胀(生活成本扬升,导致员工们要求加薪,进一步推高通胀),那么,央行就需相应调整其货币政策,以压低通胀预期。

对大马而言,油价走高对大马经济的影响是中和偏向有利。

它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必须概括第一轮及第二轮的影响。若高油价削减了主要先进国的收入,进而减少进口大马的物品与服务,那么,对大马而言,第二轮的影响将是负面的。

事实上,作为一个原油净出口国(占大马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0.9%、总出口3%及总进口2%)及主要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占大马国内生产总值2.7%),大马将从原油价格扬升趋势中受惠。

油价扬升可能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连锁效应。

政府额外收入54亿

在财政收入方面,油价每上涨1美元,预计将为大马带来额外3亿令吉石油相关收入。

这意味着,若油价企稳于每桶65至70美元区间,远高于大马去年10月杪提呈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采用每桶52美元为基准的水平,将为政府带来额外39亿至54亿令吉的收入。

随着政府已完全废除了燃油补贴,改采每周公布一次油价的机制(国内燃油零售价格随国际油价自由浮动),政府从油价上涨取得的额外收入及国家石油公司提供的额外派息收入(2018年预算案预期190亿令吉),意味着政府将有较宽松的财政开销空间,并有能力派发更多的援助金。

无论如何,油价扬升,始终是一个双面刃。

汽油零售价格扬升、运输费调高及使用燃油作为成本的饮食业售价将会相应上调,将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连锁效应。

货币政策方面,国家银行预料不会马上作出反应,因为油价扬升带来的通胀风险,本质上被视为是暂时性的冲击。

不过,基于工资扬升及国内需求保持强韧,大家应密切关注要求调高薪金所带来的通胀压力。

(翻译:李治宏)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