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的海南话

翁文豪 /绘画

回到香港,我又有机会与姑姑和表妹讲纯正的海南话,对我来说这的确是很窝心的事。

讲海南话一般上我都会,只是在某些词语的正确性与形容用词要有海南方言的精髓就得学纯正的。

祖父母、父亲、姑姑、海南大妈讲着家族的话,我一直想要好好去学习。海南大妈已远走了22年,父亲也走了20年了。我除了来港小住才有用到完整的海南方言。

我的亲生母亲是潮州女人。从小,我们4兄弟都讲潮州方言。却与父亲及海南大妈用海南话沟通。我小时候环境住了不同的人,邻居是马来、印度人,福建、客家人让我们的话都混合成一体,没去理会讲出的话是否纯正或不,大家只要明白就好了。

我讲英语华语马来语福建潮州都难不倒我。我现在正在在讲广东话的环境里试着学习一口港式的广东话,也不断争取机会试着与姑姑表妹讲纯正的海南话。

我是海南人,讲海南话并不感到羞耻,我觉得骄傲和光荣。

7/5/2018 香港

翁文豪 文字与绘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