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民政何去何从/东之盈

民政在第14届大选全军覆没,难兄难弟马华也不遑多让,只剩1个国会议员及两个州议席,简直可以惨不忍睹来形容。行动党张念群说要剿灭马华,果然获得华人,甚至其他种族的配合,差不多是已把马华剿灭了。

民政在这样的情况下,可能会在大马政坛从此销声匿迹,不能继续扮演有效的角色。马华在魏家祥的独撑下,不但寂寞,而且是力不从心,难再继续发挥威力。马华民政领袖不知如何善后,人民都不要马华民政,如果继续想为人民斗争,是否会获得人民的怜悯呢?

检讨党单元性问题

马华民政的候选人得票都很不理想,有些甚至按柜金都被没收,这表示人民都不要这两个党来代表他们。华人选择民主行动党来代表华人,不在乎马华民政的部长代表性,于是差不多有90%的华人都支持行动党的候选人。

马华民政党员都不要他们的党了,马华民政的领袖又如何自圆其说代表华人?马华民政是需要检讨政纲,将来是以什么角色来进行政治斗争,是否需要检讨党的单元性问题。单元种族政党已没有市场可言,即使处在国阵旗下,也仅是扮演花瓶角色。尤其是在国阵屋檐下,根本无法表达华人的诉求,就这样使华人对马华民政失去了信心,认为他们仅是巫统的跟班。

由于民主行动党在最近的政治舞台上扮演的角色让华人觉得他们才能够代表华人,于是纷纷都把票投给了他们。他们网罗了许多杰出领袖,个个都能言善辩,而民政的领袖连华语都讲不好,连连让华人高潮,不被华人摈弃才怪呢?

虽然马华民政的领袖都能够为民服务,但他们的演讲不能吸引人民来聆听。华人最忌以利益来引诱选民,偏偏的国阵场面时常要派送礼物,尤其贵重礼物,结果是礼物照拿,票都投给了反对党。

马华民政的领袖如今是充满了惶恐、无助及渺茫,简直是不知所措。前任马华总会长翁诗杰还在背后插刀,把班丹华小的问题归启魏家祥博士及张胜闻。

前任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医生认为马华会面对今天的惨局是因为入阁,其实入阁不入阁都不是重点,而是前领袖导致今天马华的惨不忍睹的局面,如今讲风凉话已是难以解救了。马华面对许多党争,这才是马华今天被剿灭的因素之一,领袖只为权力斗争,不为华社着想。虽然民主行动党也面对这样的情况,但他们却是能够去芜存菁,领袖越来越优质。

全民有意改朝换代

槟州自从被民主行动党夺权后,由于表现优异,能够使民众有归属感,而且是对领袖的信任度相当强。雪州在人民公正党阿兹敏的领导下也让各种族人民深感自豪,对他们的表现都竖起拇指,因此当掀起全民海啸时,不只是马华民政,巫统都难以抵挡。当全民有意改朝换代,国阵的任何献殷勤,都是多余的。

如今马华面对的不只是巫统越来越脆弱,已不被马来人所接受,因此马华民政希望通过巫统争取马来票已是不可能的事了。巫统失势,政治资源被切断,对马华民政及国大党影响深远,因为他们所建立的大学都是获得政府的资助。拉曼学院、拉曼大学及民政的开放大学将来失去了拨款,如何去解决经济上的问题。民主行动党表示将会继续拨款给这些大学,马华民政是否能够接受这样的援助吗?

马华民政正处于政治十字路口,是应该检讨在国阵的地位。与其继续被巫统的部长羞辱,不如早点脱离巫统,这就能够像蔡细历所说的,活得比较有尊严。只是当马华民政没有了政治伙伴的互相借力,单枪匹马又哪有足够的政治力量,在政治舞台上占有一个地位呢?民主行动党已崛起成为有效代表华社的政党,马华民政已失去了政治方向,不知何去何从?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