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最重要的一步/周嘉惠

即使只是用一根汤匙,当有足够的人愿意付出足够的个人或集体精力、时间去挖,长城有一天终究也会倒塌。很多人会指着巍巍城墙告诉你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我国14届选举成绩明确说明这一天到了。

早在一年前我个人平日所接触到的各族群朋友已经开始躁动,恨不得选举马上举行,用选票狠狠打政府一巴掌。原因也很简单,生活太艰难了!收入追不上物价,人人都活在钱不够用的焦虑之中。政府的反应若非显得不着边际、杯水车薪,就是举出名贵车销量、出国人数增加等数据来“证明”其实大家生活得很好(那是贫富差距在扩大!)。

我不确定政府到底是和现实脱节,还是不愿意面对、不在乎,或无法解决老百姓面对的现实问题,但那已经奠定了后来败选的最根本基础。在非战乱时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种高调纯粹只是知识分子的梦呓,平民百姓是无感的。惟有关系到自己日常的切身利益,那才会引起一般市井小民的关心。

“利益”成关键词

“利益”绝对是关键词。孙中山推翻满清、英国殖民政府允许当年的马来亚独立,全是关乎利益的问题。如果纯粹因为人家派出三大种族的代表谈判就让殖民地独立,大英帝国早在19世纪就已经瓦解了,统治一个庞大的不落日帝国哪可能这么好说话?历史教科书只是政府的洗脑工具,主要用途是应付考试,可别以为历史真的那么诗情画意啊!

敦马哈迪医生决定在退休15年后复出,毫无疑问是在野党联盟打垮61年来老树盘根的国阵的另一项最大关键。而且,从开始到结束,希望联盟只是在推选候选人方面出了一些争议,其他时候几乎没有出现任何愚蠢的竞选错误。

国阵则刚好相反,错误接连不断,其“成员党”如选举委员会、社团注册局的“倒米”行动,无异是火上添油。当时副首相、部长们呼吁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劳们”不必回国投票,不仅让选民回国投票的决心更坚定,也让不少新加坡雇主让马来西亚籍员工拿特假回国投票。世界各地的邮寄选票靠接力及时送回国内的投票箱,报章、面子书都记载了不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包括澳洲快递公司DHL特地在星期日加班为大马选民把选票集中到珀斯。5月9号前因为大家回乡投票而导致全国各地大道严重塞车,可是在面子书可看到大家都表示从来没有塞车塞得那么心情愉快的。种种迹象都很明显指出,国阵政府的过分是完全违背民意的,惹起的怒火甚至让国际友人也无法坐视。

上周四晚上,敦马哈迪已经顺利在皇宫宣誓就任我国第7任首相,一切应该已经算是尘埃落定。这是选举的结束,却是纠正错误的开始,百废待兴,要走的路还很长远。

2018年第14届全国选举的最大意义,在于成功实现了政党轮替,为那些无法想象没有国阵政府的群众打开视野,从此马来西亚再也不存在不能取代的神祈。第二个意义是,年龄不是不作为的借口,93岁的敦马哈迪回锅当首相,不止是给马来西亚人一个榜样,也让全世界上了宝贵一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