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扎克伯格听证会(二)/黄子伦

上篇文章提到面子书的商业模式在听证会中被美国众多议员质疑,今天就来谈谈其他重点。

面子书欠缺改革诚意。在听证会前几天,科技媒体WIRED就细数了面子书从创办那天,扎克伯格和其团队在保护个人隐私方面所犯下的错误。无奈的是,过去了14年,面子书的犯错能力依然一枝独秀。

因此,在第一天听证会,议员们就不断炮轰扎克伯格,为什么面子书在发现泄漏了8700万的用户资料给剑桥分析时,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用户。虽然扎克伯格已经为此道歉,甚至在传统媒体上刊登道歉启事,不过许多议员们依然不满意。

冗长的法律条文。这个非常好理解,凡是有自己安装过软件的都知道当中长长的法律文件有多么生涩,面子书也不例外。

曾经是执业律师的Graham议员也表示,他看不明白面子书的“服务条款”,议员肯尼迪甚至说简直是“烂透了”,而扎克伯格自己也在听证会上承认没多少人真的看完整份法律文件。

这其实说明一项很严重的问题,就是用户并不知道自己的资料将会如何被运用和待价而沽。扎克伯格反复强调每位用户可以自行决定要分享什么资料,或不分享什么资料。而在前阵子,就有一些安卓手机的用户在打开自己的面子书文件夹时,发现自己的通话记录都被存档起来。

答案前后矛盾

在第二天的听证会上, Castor议员质询哪怕不是面子书的用户是否也会被面子书追踪其资料,扎克伯格很笃定说不会,却未发现他的答案是前后矛盾。

此前扎克伯格自己亲口说,基于安全和商业考量,哪怕网络用户没有面子书账户,他们的资料都会被追踪。这也侧面说明了,其实面子书的监测已经不限于其用户而已。

面子书的政治倾向。曾在2016年参与美国总统竞选的议员Cruz质问面子书的政治观点是否中立,谁料扎克伯格却拒绝直接回答,只说面子书是个可以发表任何看法的平台。

当Cruz问到面子书将近2万名审查人员的政治倾向时,扎克伯格说并不知情,并表明个人的政治倾向不是他们雇佣或解雇人的条件。不过在这回答前,他也承认面子书公司所身处的硅谷是个极度左倾的地区。如果我们把这两者链接起来,不免让人怀疑他们在人事安排方面是否不受自己的政治倾向所影响。哪怕我认为扎克伯格可以秉公处理,并不代表他的下属也会如此。

Cruz也列举了一堆面子书打压美国保守派声音的案例,并逼问扎克伯格他们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而被禁言,不过扎克伯格却一问三不知。

到这里时,Cruz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就是找扎克伯格麻烦,因为政治立场这种事情并不是一时三刻可以说清楚的,更别谈什么界限分明的道德观。

但令人失望的是,扎克伯格始终不愿意正面回答,只是重复说他不希望面子书出现像是恐怖分子、肤色歧视、校园霸凌等内容。

从这几点来看,扎克伯格很明显知道其内部审查人员的偏颇,只是知而不语。

今天就到这里,下一期将会说说更大块头的东西。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