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的两只蝴蝶/南洋社论

《星球大战》应该是敦马哈迪医生最爱的一部电影,那是一个关于镇压叛乱及政权更迭的警世寓言,占下风的叛乱者最终却打败强大、且技术上占绝对优势的帝国。

今天的马哈迪通过个人的政治原力,说服友党,以蓝眼的统一旗帜征战,去击败他所谓的邪恶政权。

他确实是一个谋略家,在他的统领下,没有固定的兵法可依循,而是面对不同现实难局,却采取恰如其分的对策。

他不会被已有的经验和思考方式所局限,却能洞见问题核心,洞察常人所不能预见的长远局势,应对变化,甚至预见未知的结局。他知道马来人是助变的因素,是推翻旧体制的关键,也是希盟期待的政治海啸。

让我们回顾过去,多年来,巫统领导的马来民族成为超稳定的社群,马来人在面对涉及种族与宗教的权益争扰问题时,往往会借助体制化的渠道获得协商解决。

只有等到搅动起“烈火莫熄”的安华,才让城市的马来人愿意走出体制,去认识外部世界,重新拥有新的思辨能力,摆脱为生活奔忙劳碌的单向度。

现在原被视为巫统政治拱顶的敦马哈迪在失势后,却要劝服受惠于种族政策及经济特权的马来人,摈弃历史恩义的伦理关系,去支持新政府的理念。

可能乡区的马来人似乎仍是失语的大多数,很多马来人的反对意识还处于匿名状态,马来海啸可能是抽象的话语,或是还未经实证的黑语。因为马来人对政党的认同与忠诚,取决于对体制的信任度及对族群权益的庇护;可是,安华与马哈迪对巫统体制的反呛,已构成对巫统作为主导型的旧社会秩序的破坏。

现在再有像拉菲达、达因、莱士雅丁的巫统精英,也逐渐摆脱体制的束缚,他们对功利化的政治潜规则提出质疑,也敢于刨挖潜藏背后的权钱交易行为,并代表了另一些马来人“在场”的声音。

5·09大选的投票日,对两个政治联盟将作怎样的选择?向左?向右?改朝换代是否“来日方长”?还是“后会无期”?选民仍在理性与感性之间不断切换。

大家都在耐心静观:马哈迪与安华这两只蝴蝶,会否轻轻扇动几下翅翼,先是微风,继后掀起狂风?或是就这样垮了,就像花草殒落,掩葬在土壤里,回归生态系统?

不论结局是怎样,巫统这两只蝴蝶,将创造不朽。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