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复兴要仿美振兴教育行业/大马安邦智库

众所周知,香港的经济地位特殊,地域狭窄,人口众多,过去因为制造业产业转移往大陆地区,因此,香港基本完全失去了制造业,只剩下发达的金融业及房地产做为经济的支柱产业。

不过,房地产的繁荣又带来了成本价格的上涨,这使得一般的工业基本难以落地生根,对其他可能的工业造成严重挤压,让香港经济锁定了金融和房地产两大产业部门“两枝独秀”,这对于香港经济的发展非常不利,失去了工业转圜的空间,居民就业和收入提升的渠道变得非常狭窄。

香港在“97”之后,转眼21年的时间就过去了,但其经济依旧受困其中,香港政府也没有提出有力、有效而富有明确前景的政策,推动香港经济彻底走出“两枝独秀”的泥沼。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深入研究起来,恐怕也与特区政府的工业政策的犹疑不决以及工业政策研究人才的匮乏有关。

实际上,香港的工业复兴是有机会的,关键是要看清楚香港要成为“亚洲的旧金山”——这种工业复兴之路的方向与时代大背景。

教育行业已经构成社会发展中至为重要的生产力资源。美国就是这样,美国科技工业的发展,与美国发达而繁荣、事实上也是无与伦比的教育行业密切相关。

港大被誉亚洲“常春藤”

香港恰恰有着亚洲区极为优秀的教育行业,香港大学是一所国际化的公立研究型大学,通常也被认为是亚洲最具名望的大学之一,有亚洲“常春藤”之称,更是英国在东亚成立的唯一一所大学。

香港大学作为跨学术领域的综合大学,其以法律学、政治学、教育学、工程学、会计学、生命科学及医学见长。

香港的科技教育界有能力依靠大陆地区的庞大消费需求而与之结合,创造出世界生物科技产业的奇迹。

由香港大学机械工程系副教授陈佩博士领导的研究团队,成功开发的一套软骨组织再生技术,能够利用自身的细胞,主要是骨髓中的干细胞,培植全新的一套关节组织,并构建至适当的形状大小,可以作为软骨组织修复移植之用。

这种相较于传统的疗法,通过移植病人其他部位的健康软骨组织作修补,新疗法不需损伤到健康的软骨组织,病人在手术后有望更快康复,而且没有并发症。这种疗法不但是在人口庞大的中国,甚至就是在世界各国也具有极大的市场潜力。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中国是一个人口老龄化极为严重的国家,60岁以上的人口高达2.41亿人,几乎与美国整个国家的人口规模相当。

工业政策需集中资源

按照一般的规律,老龄化程度越高的国家,所需要的生物医药支持的程度也就越大,这是客观规律,但因种种条件的限制,中国的生物科技发展很一般,只是近年来才刚刚开始启动。

所以,与香港近在咫尺的中国庞大消费人口的需求,在客观上就奠定了香港发展生物科技产业的良好基础,关键是香港特区政府要做出正确的产业选择。

香港工业政策现在的问题是,大致方向虽然明确,但野心过大,资源有限,工业分布面过大。

这样的工业政策,可能更符合资本的观点,但不符合工业发展的规律。

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个城市,可以同时发展起来如此多的工业,即便是美国的旧金山,也就是以一个生物医药在世界上最为著名。

关键问题是,香港必须制订清晰明确的工业政策,寻求良好的工业协调模式,集中资源加以发展。

在金融和房地产“两枝独秀”的今天,香港一定要明确工业定位,香港就是“亚洲的旧金山”。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