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海啸会不会来?/谢诗坚

第一次“马来海啸”发生于1999年的大选。这一年是安华跌马后,通过其夫人旺阿兹莎医生组成人民公正党,而且也以最快的速度将民主行动党及伊斯兰党团结在一道组成“替代阵线”。

结果马来社会在西马东海岸引发马来海啸,伊斯兰党在安华效应下保住吉兰丹州政权,且再拿下登嘉楼州政权;更让伊党在吉打和彭亨增加席位,首次夺得27个国会议席。

当年马来社会对安华的遭遇表示同情,也参与他鼓起的“烈火莫熄”运动,震撼执政党(国阵)的根基。可是在华人社会方面,对“烈火莫熄”基本无动于衷,也没有随之起舞。换句话说,那一年的“马来海啸”是在东海岸局部发酵;而在西海岸城市地区却风平浪静,无形中协助国阵巩固政权。在193个国席中,国阵拿下148席,超过三分二多数席。这意味着即使马来选民有吹反风,但还是局部性的,改变不了政治格局。

华人之所以不加入改革运动是因为他们不能接受行动党与伊党“眉来眼去”,也被所谓将来“华人不能吃猪肉”的言论所吓坏,最后宁可弃“替代阵线”,转而支持国阵包括给马华、民政及人联党一定的支持。

就安华的信念来说(在2004年大选后的半年,即9月出狱),因为反对党在2004年的大选时各自为政,也演出多角战,结果被国阵逐一击破而吃掉。

群众运动空前不变天也难

为了达成重新合作,安华希望伊党在2008年大选不再提回教国,只提出要建立福利国;行动党基本上则同意低调合作。这一年的大选,也令许多国内外人士大跌眼镜,在一夜之间5个州政权宣告易手,即吉打(伊党主导)、槟城(行动党主导)、霹雳(三分天下,但以伊党人出任大臣)、雪兰莪(公正党主导)及吉兰丹(伊党继续执政)。

另一方面,反对党的国会议员也突骤增至82席,与国阵的140席相对峙。这一年政界把它形容为“政治海啸”,导致国阵断臂。究竟政治海啸是以什么作为标准?这倒是个有趣的问题。

就记忆所及,在3月6日当晚,行动党在韩江大操场举行群众大会,出席人数是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整个周围一片密密麻麻,用万头攒动,人山人海来形容也不为过。举目一望,至少有7万人在沸腾。许多人从未见过如此浩大的场面,也发现有40%的出席者身穿红T恤赴会(响应行动党的号召),几乎把现场变成嘉年华会。当场就有人说,如此空前的群众运动,不变天也难。

来到2013年的大选时,纳吉是踌躇满志地认为他会取得好成绩,也就不认为安华会造成巨大的威胁。讵料5月5日开票当晚,纳吉并没有占上风,反而国席有所流失,民联增至89席,而国阵剩下133席,他把它形容为“华人海啸”。

马哈迪对纳吉固然不看好,也发声要换人;尤其是在2015年爆发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丑闻后,马哈迪就不间断的向纳吉施压。直至2016年,在不能忍受下,马哈迪另组土著团结党,和巫统直接较量。

西马反风有区域性

转入2017年,马哈迪在反对党阵营中日渐受欢迎,所到之处也有人群闻风而至。2018年,两军进入短兵相接,马哈迪成了希盟的“最高统帅”。不过根据马来西亚选区情况分析,垦殖民区有54个,其中20个牢控在纳吉手里,剩下的是在野党所要攻破的。

如果说2013年卷起的是“华人海啸”(有85%的华裔选民倒向民联),那么2018年的大选已易名为希盟的阵容将需要靠第二次的马来海啸才能改变整个政局。

可是截至提名日后,马来群众被动员起来的以西马乡镇为多,比如柔佛有相当多乡镇已掀起风浪,马哈迪相信马来海啸会到来,一举让柔佛变天。

另一个也是在西海岸的霹雳和吉打,马来群众同样已被调动起来。但在东海岸的吉兰丹、登嘉楼和彭亨尚不见海啸迹象。至于改革圣地的槟城和雪兰莪倒尚未卷起大风大浪,不知下来几天会有大动静吗?

如果东马的沙巴和砂拉越未有政治海啸,而西马的风潮是有区域性的,那希盟就要加把劲了!因为与此同时,国阵则尽量抑制马来海啸在全国发生。

究竟结局如何,5月9日答案将揭晓。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