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扎克伯格听证会/黄子伦

面子书创办人扎克伯格可说是麻烦不绝,先是被攻击时假新闻制造机器、被批评其内部审查机制过于左倾、再来又涉嫌操控美国2016年的总统选举结果,然后又被媒体大亨梅铎公开施压面子书应该付钱给媒体。而这次剑桥分析风波,更是让这位每天穿着T恤的亿万富豪不得不西装笔挺地出席国会山的听证会,被众多美国议员马拉松式质询。

两天下来,总计质询时间10小时,虽然有些议员似乎准备不足,也不甚了解面子书,不过有不少质询内容是值得注意的。

首先,关于打岔。听证会开始后,每位议员都会给予4到5分钟的时间来质询扎克伯格一些问题,由于扎克伯格回答的时间是一起计算在内,因此,很多议员都习惯用是非题来进行提问以节省时间。这当中免不了有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的现象,但这是避免整个听证会变成某些议员的个人秀。

无情打岔属正常程序

议员也被赋予“打岔”的权利,就像是我们看那些法庭连续剧,律师可以打断证人的供词。两天的听证会中,扎克伯格确实有好几次为了回避问题而拖延时间或者含糊其辞,结果遭到议员的无情打岔。这些都属于正常程序,大多数时候和议员的个人礼貌修养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其次,关于面子书如何获利。“议员,我们靠广告费获利”,当被问到面子书不向用户收钱,如何能够生存时,扎克伯格是这样回答的。他随后还脸带微笑,似乎有点得意忘形的模样,这段录像被科技媒体公司CNET剪进一段嘲讽议员们不懂得面子书如何运作的视频里。当然,也是在面子书流传。

事实上,这名议员在提问这道问题之前,已经表达他知道当用户可以免费使用某样产品或服务时,必然会有所取舍。对这样的交易,他没有意见。而他关心的是,企业有没有尽最大的努力让用户明白他们在使用面子书时,自己是在拿什么来换取的。也就是说,只要一日面子书是免费的,用户资料都有被“出卖”的风险。所以,他才问扎克伯格,面子书靠什么维生。

在这两天的质询环节中,“Business Model”(商业模式)共被提到超过20多次。例如第二天,议员依斯胡(Eshoo)问扎克伯格:你是否愿意转换你的商业模式来保护用户的隐私吗?

结果扎克伯格回答:面子书已经在改善,并且正在改善中。谁知,这名议员很不给面子地重复了她的问题。这么做看似很不礼貌,而其实她的算盘是要迫使扎克伯格做出改革面子书商业模式的口头承诺,接着套出他们将会采取什么措施,然后伺机挑漏洞,例如:“为何你们不早点实行?”之类的。这样一来,扎克伯格和面子书的形象就会更糟糕。也不懂扎克伯格是有意无意,说他不明白议员依斯胡的问题用意,算是避过了一关。

总结来说,这些议员们都在反复强调一个你我都明白的常识和逻辑,就是免费的商业模式,和“尽可能保护用户隐私权”是截然对立的。下回,再说说这两场听证会的其他重点。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