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打击假新闻/廖珮雯

不过在6年前,马来西亚警方在净选盟3.0集会对媒体施暴,引起所有媒体愤怒,群起在当年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身穿黑衣,举起双手抗议警方所为,主要报章以黑白刊登,配上代表新闻自由的黄丝带。

辗转多年,经历5·05大选,时间又来到马来西亚大选前。国阵政府在4月2日通过《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各大报章和网络媒体郑重报道,中巫英文纸媒都以封面头条,“冷静”呈现这条对新闻自由影响深远的法案。

无独有偶,马来西亚的邻国新加坡在差不多同一时间(3月14日至29日),针对打击“假新闻”研拟立法措施,举办公开听证会,出席者包括负责问题研究的10人特选委员会,以及轮流供证的65个相关组织和人士。听证会邀请面子书、谷歌和推特等公司主管,以及专家、学者、社运人士等出席,公开讨论。

研拟立法前应办公听会

针对“假新闻”的8场公听会,主要讨论包括,网络假新闻的定义、假新闻对国家安全的威胁、对言论自由的限制、科技公司扮演的角色、成立事实查核的独立组织等。

和新加坡政府相比,马来西亚政府仅在国会提呈法案,经过三读,稍作修改即仓促通过,没有举办公听会,征询利益相关组织,也没有深入了解民间对法案的看法,甚至没有公开让专家学者发表意见和讨论。

相较之下,新加坡政府的做法较符合民主理念,展现尊重民意的诚意。这是一种给予民众公共空间,讨论公共议题,关心和尊重公众利益的方式,也较为人民所接受。

公听会严谨又耗时的讨论过程,涵盖相关议题的各个面向,既考量多元广泛的层面,也深入探讨,有审议式民主的规范。各方在一定程序下,理性讨论各自观点和立场,公开论理和相互对话,通过媒体刊登出来后,公众也一并审慎思辨公共议题,寻求达致共识,增进公民知能。新加坡政府也通过民调来了解民意。

而马来西亚政府却选择在国会通过。从法案提呈到通过,仅用一个星期,缺乏公共讨论空间、邀请各方人士论理的过程,没有审议思辨,也没有公众参与。笔者认为,马来西亚政府应向新加坡政府学习,在研拟立法之前,尤其是影响深远的公共议题,应以审议式民主的方式,举办公听会,才能增加新法案的合理性。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