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加密币风潮席卷大马
企业家也“挖矿”

加密币(Crytocurrency)在全球掀起投资热潮,这项加密风潮已悄悄席卷大马,许多青年才俊甚至公司年营业额过千万甚至过亿的大马企业家,都当起“矿家” 来了。



你我或许看不到,但年瑞杰却窥探到加密空间里的机会,1月6日至2月20日之间,他什么都没干,就只开着电源,让挖矿机自行运作,便挖了值1700令吉的加密币。这只是一台机的收入,26岁的瑞杰有5台挖矿机……, 这就是加密币让人疯狂的原因。

当然,国内也有不少人因投资于此烧到手而“躲于一隅疗伤”,不少人更因投资加密币(例如比特币)或投资于挖矿机,而陷入骗局。

有经济学者认为,加密币或将影响整体经济结构,社会秩序也一步步地失序。更甚的是,它被认为这游戏,会蚕食玩家们的人格发展。

《解构加密币—神秘的一场新世纪诅咒》专题,将让你多点了解加密币,例如比特币等的运作。

无机构监督加密币



许多玩家会以许多堂皇美丽的理由来粉饰加密币,当中不乏支付方便、交易费低廉、有隐私权,以及免去中央管理制度等,这么说,确实没错。

首先,加密币只需下载一个特定的电子钱包应用程式就可以进行支付,而一些电子钱包更允许玩家通过扫描二维码码(QR)或通过近距离通讯技术,让交易过程更简便。

不仅如此,由于玩家之间的交易过程不涉及任何收费(转换特定国家的货币单位,则可能涉及少许费用),因此相对来说,交易费自然更为低廉。

再来,玩家们在进行加密币交易时,也无需提供本身的账户或身分证,因此隐私相当高。

加密币受到推崇的更关键理由是,它不必经由任何一个体制的监管。无论是它的生产、市值、交易定价,以及交易方式等,都不必经由第三方(通常指官方或金融机构)或体制精英权贵来管制,因此备受全球,尤其是自由主义分子的推崇。

易赚快钱受玩家追捧

不过,一位本地玩家坦言,尽管上面的理由全都正确,但是对普罗大众来说,容易赚快钱,才是他们追捧的关键。

不愿具名的这名北马玩家指出,由于只需注册及上载软件后便能任由电脑自行运算(挖矿),换言之,玩家其实什么都不必做,只需24小时开着电脑便能“挖矿”赚钱,所以,想赚快钱的人纷纷当起“矿家”及聘“矿工”。

以“瑞杰”为例,他只是开着电源任由电脑(挖矿机)运算,一个月挖取的加密币价值早已超过5位数,远比其正职的4000令吉收入还高,他甚至有朋友每月因此赚取至少3万令吉。

“当然是为了赚钱啊,因为加密币在我国还是不太消费友善的货币。我国很多地方都不能使用。”

大马国家银行已很清楚阐明:加密币不是我国的通用货币。

无论使之受热捧的原因是什么,如今它已多达上千种,玩家也多到无法计算。

加密币是一组密码

加密币(Crytocurrency)的来源有很多说法,其中比较广为人知的是一位自称“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数学家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主张在没有指定的第三方主持下,利用网络连接全球人口的运作环境中进行数码货币交易。

“中本聪”的主张在网络上发表一年后, 世上第一个加密币,即比特币(Bitcoin),在2009年应运而生,而后不足10年,加密币已经增至1200多种,远比目前全球144种实体货币更多。

化名“瑞杰”的玩家就向本报解释,加密币其实纯粹就是一组利用电脑计算而成的密码,不能复制仿造外,也受到特别的数学计算制约,只要成功解码,你就能拥有一枚加密币,而解码的动作也被称之为“挖矿”。

“挖矿”一般可以通过电脑,甚至手机也能运算,惟,一些玩家为了更快解码以赚取回酬,所以特地花上数千至上万令吉来购买了挖矿机。

有趣的是,加密币其实一开始并没有任何市场价值,惟,当市场对加密币的需求越来越高,同时一些国家店商也开始接受加密币消费后,它才开始有了价值。以加密币的始祖比特币为例,截至3月29日下午4点为止一枚比特币的市场售价约3万令吉,只要拥币人成功售卖,便能每一枚套现3万令吉。

不过,“瑞杰”也说,并不是所有套现的人都能获得3万令吉,因为市场价只是一个参考,若买卖双方愿意在更低的价格下呈交,那么卖方自然不会获得3万令吉。

“如果卖方急需要钱而开价2万,那么一定很多人抢着要,因为比较容易脱手。但是,这个价码肯定就已经不是在跟着行情走。”

另外,每个加密币都有一个数额上限,这也意味着,它有被“挖”完的一天。

高风险无阻玩家挖矿

一名年近40岁的郭姓玩家向《南洋商报》透露,其实他们不是不知道加密货币的风险,但还是加入了行列。

他表示,他与一起“挖矿”的朋友认为,加密货币像一种投资,他们只是希望能在最快时间内赚取外快而已。

“所以我们都不建议大家把所有的钱都投资进去。”

询及“挖矿”所得始终是摸不到的数字,他表示有时也会担心,不过就顺其自然,毕竟他也曾套现过,因此走一步看一步。

“其实起伏很大的,再来还得看有没有人要跟你买。卖不出你就真的只是握着一堆‘摸不到的数字’而已,感觉有时真的很不踏实,但是套现后又会觉得不可置信。”

本报记者就在数个月前,通过特别管道进入一个加密货币的买卖群组,里头约有250名玩家。其中,观察的数个月来就发现,每小时都会有不少买卖双方在彼此喊价定价,一天下来可以有数十个留言,其中急着脱手套现以及转让挖矿机的人占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