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捉摸你的心/陈福星

大选提名日迫在眉睫,雪州人民公正党却传出候选人名单难产的消息,尽管事态没来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但其中的暗流汹涌似乎已按压不住。

候选人的筛选,从来就没有一定的规则,但“生杀大权”一般上掌握在党魁手中,很多时候,所谓的“集体决定,集体负责”,只是应酬党基层和媒体的场面话。

党魁之所以成为党魁,跟大选成绩不无关系,就伊斯兰党而言,很多人就认定一旦月亮大选遭逢惨败,党主席哈迪阿旺的政治生命也就跟着走到尽头。

马华两位前总会长黄家定和蔡细历,就先后在3·08和5·05两场大选兵败后,一个自行负起政治责任而交棒,另一个一度顽斗到底,但终究还是黯然退位。

不过,在党职的竞选上,更重要的当然还是党选,只要能够继续获得党员或中央代表给力,就算大选成绩再差,党魁要保住宝座不成问题,而这种例子在大马政坛也不算少见。

因为这个原因,大选候选人的筛选,自然成了党魁为党选巩固势力与栽培新血的最佳途径,在这个道理下,党魁通常都不会太愿意让党内的敌对势力在大选中借机冒起。

当然,事情总也有例外,通过大选将对头人的亲信收为己用,也不是新鲜事;民主行动党原任士古来州议员巫程豪医生就喊冤,指党高层借刀杀人,用他(巫程豪)的“徒弟”上阵士古来,好让他们师徒相残。

基层多排斥外来党员

对于候选人的拍板,没有一个党魁会认那是他/她本身乾纲独断,而“有胜算的候选人”更是朝野领袖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但究竟谁才最具胜算?衡量的尺寸在哪里?这两个问题,都没有一个无可争议的答案。

其实,别说党意和民意出现分歧,就是党意不一致也是常有之事,区会领袖和基层排斥“外来”党员成为本区候选人,就是由来已久的政党常态。

不管怎样,得民心者得天下,选民难得5年才当一回老板,要是谁伤了他们的心,逆了他们的意,必将受到选票的惩罚;再怎么说,民意都强过党意,只是要摸透民意,可是一门难以学成的大学问。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