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3大杀器和自保利器/黄子

原本就身在民联一心亲巫统的哈迪,在誓死反对联巫的聂长老死后,少了制肘者,立刻可以随心所欲,和巫统秋波互送心照不宣,联手夹击希盟。放弃福利国亮出回教国的哈迪也重新举起伊斯兰党另一面正义凛然的旗帜——民族主义。

伊党亲巫,一副慷慨就义,准备牺牲小我,保全大我,义助种族主义为主宗教相辅的巫统保住政权,可谓巫统这一战最强大的大杀伤武器。伊党欲加入混战的选区越说越多,从130国会席位讲到最新至少166席。最终多少还得看。这就是重击在野选民的第一大杀伤武器——人和。

重划选区成功使马来选区更马来化,华人选区更华人化,国阵无望的选区选民更大化,巫统安全区更多化。如此一来,只要一切条件不变,即巫统胜算区增加,在野党安全区减少,这是第二件大杀伤武器,地利也。

数百万人未登记选民

希盟能够受落,主要为城市选民,其次是年轻选民。城市选民在城市选区限制下,没随选民增长而增加,任你一个筋斗可翻上10万8000里,21万6000里,也还是在人家的掌中。

至于年轻选民打从3·08开始,各方都努力想方设法呼求并提供方便让届龄青年登记为选民,惜乎成果距离理想仍然太远。言者谆谆,听者藐藐,反应者不踊跃。

今屇仍有数百万年轻人未登记为选民。这是最有可能支持在野党的群体,但却无动于衷。选举日落在星期三的工作日,对于乡区垦殖选民几乎没影响,乡区垦殖区正是巫统的票仓所在。星期三需要回乡投票,是半岛各州或从西马到东马,或50万在新加坡工作回马的选民最大障碍。

这些年轻力壮或教育水平较高政治意识较强,没享受到土著特权优惠照顾的群体,虽是在野党的票源所在,却面对请假盘川的天堑难渡。星期三是公假,可路途遥远,前一天后一天,一搞就是前后3天的假期又如何?

银弹如雨遍地灿烂

马来西亚不是新加坡,连台湾都不是,从新山到黑木山,或从吉隆坡到吉兰丹,即使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可以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下,却难以一天往返。

虽然民间发起出钱赞助机票、租巴士等等协助年轻选民回乡投票看起来如火如荼,可是,到底是杯水车薪。选委会的英明决策成了巫统的利器,杀伤力不可谓不强。星期三工作天,此乃巫统的天时。

至于数十百亿的真金白银永久性的公务员加薪,加码的一马援金,或五年一次的各种现金糖果,简直像俄国的TU-160,世界最大轰炸机群落下银弹如雨,乒乒乓乓遍地灿烂,则为自保利器。

有天时、地利、人和这3大杀伤武器,以及倾国荡产似的糖果,巫统不胜,那就是天命所在,非人谋不臧。而看来祈求天命运转的选民,仍然会像上一屇——过半!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