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投给谁?/郑喜文

很多人看不惯行动党那“王对王”的策略,有者担心“赶尽杀绝”也许会物极必反,有着觉得两个候选人都很好,无论选民“看党”还是“看人”,少了其中一个都是华社的损失。

其实都很对。

只是,从这里可以看出,行动党的决心是如此的破釜沉舟——在行动党的认知来说,以上的现象并不会出现,因为他们是冲着“改朝换代”而布局的。

如果我(希盟)赢了,你还担心“华社的声音无法在国会上被听见”吗?

那,希盟是不是真的值得选民的信赖,甚至抱着“也许会牺牲掉仅有的声音”,而去成全所谓的“大局”?

在这“大选氛围浓郁得令人窒息”的非常时段,我相信选民每一天都在吸收大量的资讯,以确保自己“不会做出错误的选择”——然而,当每个政党都各执其词,同时大家都有缺陷、不足甚至拥有“不堪回首的历史”时,到底要如此做出选择?

选民必须观察,这个政党宣布这个那个,到底是为了眼前的选票(给你想要的),还是长远的发展(给你需要的)?

“措施”还是“本质”比较重要

派糖果只需要一点点钱,而建设国家需要的却是执行的专业度、透明度、积极度,以及“反省的能力”,而拥有上述特征的领袖,无法与“人品”撇开。

到底是“措施”比较重要,还是“本质”比较重要?

如果两个政府都有能力赚500亿令吉(单单消费税每年就为国家带来400亿令吉的收入),那这赚钱的源头是来自哪里?

是出于善用国家资源、廉洁透明、投资项目,还是搾取百姓?而这一笔庞大的金额,又将往哪里去?

看看各个政党的宣言,巫统的“优惠”政策没什么好说的了,身为执政党,整个国家的资源在手却一直“给赢了我就一定这样那样”,就像老板跟你说“现在苦一点别太计较,你先确保我成功,公司上市了我分你1%怎样”有什么差别?

民政党比较“雄心壮志”——要拯救槟城——但大前提是百姓必须先拯救民政党,好让他们有机会“拯救”槟城。

马华比较有诚意,至少他懂得恳求华社,要求大家一起给力,他们会用一辈子去承诺云云。

他也许没有要忽悠你的意思,然而他不知道,他提出的诉求远远超过自己的权利范围之内,只因为他的“平台”触及的“范畴”非常有限。

行动党不用说,他们卖的是“有点朦胧又有点具体的乌托邦”,感觉不是很远,只是大家没有去过那个地方,所以大家都不好说,但你看看槟城和雪兰莪州的发展,感觉“不是不可能发生”。

目前最纠结的是大家对敦马的“回光返照”存在很多意见,他的确存在很多令人厌恶的过去——如亏损连连的国产车等,然而,说到底,马来西亚的发展,他功不可没。

至少,在国际地位上,敦马一直都是一名可敬的领袖,而不是现在这样,被人戏谑甚至“在个人利益上的被多个国家调查”。

历史并不是一切

确实,选民必须知道甚至惦记历史,然而历史并不是一切,就如敦马近日接受《焦点》采访时有说,如果希盟赢了,他上任之后必须削弱首相的职权,这是“洞悉了”的智慧之举,是百姓之福。

而如果国阵政府继续执政,有什么问题会被改善?

目前看来,也就是“加倍派钱”而已,或承诺选民在当地“建设国际机场”——如吉打,呃,有了又如何?去看菜鸟生蛋吗?一个不小心,工程甚至还会被拖延或严重超支。

非常期待一场干净公平的君子之战的莅临,甚至说,哪天希盟真的赢了,不妨留一些位置给“值得尊敬的对手”?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