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鹤年炒糖的投资智慧/浑水

李嘉诚退休大会提过自己不会出自传,因为他想讲实话,但讲实话又怕伤害朋友,所以只好搁置了这个计划。

相反,同样也是一级华商的郭鹤年却写了本《郭鹤年传》,当中有很多政局看法、从商故事等,不过,读者朋友可能讨厌政治,更未必都是创业家,所以比较适合大多数朋友的,还是要数他炒作食糖的心法。

香港一般市民都不是商品玩家,身边炒金的人比较多,但炒食品、炒糖并不常见,所以关键不在于知道食糖这个市场如何运作,而是希望借了解他炒糖的方法,侧面领略一点道理去套用在其他投资品。

一开始,郭鹤年不是纯做糖相关的投资和生意,而是糖、白米、面粉并行。

他提过一个概念:这三类商品都是必需品,但若论“必需程度”去计,糖不及白米和面粉重要,尤其是他经历过战争,所以他对于政府管制食物价格的操作特别敏感,他觉得糖可以炒作的波幅相对大,不会好像白米,一炒太多就会被政府出手控制价格,所以就较花时间去炒糖。

选中相对少机会被政治干预的投资品,是郭氏其中一个投资智慧。

郭鹤年

郭鹤年

善用资讯优势

1963年是郭鹤年的黄金岁月,也是这一年他开始疯狂交易,之前的日子,他每年飞伦敦、纽约,就是为了从旁了解外国人如何交易。

1964年,伦敦报纸叫他做“东方糖王”。

他跟食糖交易员的关系非常特别,例如1963年他炒糖大赢,但几个相熟交易商输大钱,他竟然分了部分利润给他们,甚至有人不认账,他居然愿意硬接,帮人接货补底。

首先,分利润的方法不明,其次,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为什么要帮交易商补底,嘿嘿,郭氏没有说,他书中的讲法是“本着郭氏家族宽宏大量之心”,你信不信?

他暗示自己有“收风”,自言会跟经纪喝酒、吃饭、交朋友。不过,他成为糖王,跟交易商打好关系是必要的嘛,因为经纪之间的沟通不佳,所以他善用到资讯优势。

现在香港人炒股票,有多少人会跟股票经纪、专业投资者打关系?看似多,大家都网上交易嘛。

另有一点颇有趣,他说:“从不看,也不相信图表”。他觉得这是“事后孔明”,不能预测未来,只是“交易员引诱替死鬼”的方式。

反而,他会听交易员的意见,遇上直觉够强的交易员,他会跟风买入,这有点像散户听财演推介的感觉。

闲家做得多,最后当然要做大庄家,他帮中国分批买糖、用几个户头吸纳后炒作,帮中国解决了食糖缺乏之困。这个故事,也是他一直踏上糖王之路的核心,相信不用我多重复了。

来源:https://www.am730.com.hk

http://fb.com/muddydirtywater

免责声明:《南洋商报》获浑水授权转载此文。作者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