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手法层出不穷/胡逸山

传统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里,一地的政府要想“干预”经济的运作,不外两种手法,即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前者大多由时任的政府采取,后者则由中央银行出手,在前几期陆续有谈及。

财政政策,顾名思义,即政府运用其税收与开销的权力,来刺激或减缓经济的运作。这一点当然有一两个大前提,即如与政府有关联的经济机构(如国营企业)在整体经济力占了相当大的比重,那么政府是否花上更多的钱,也就等于是否“投资”更多在整体经济里,当然事关重要。

另外,如果政府的税收高企,那么减免与否当然也会影响经济运作的成效。

对于自由保守主义者来说,最希望看到的当然是低税收、小政府,政府能不干的事就不干,民间能更大程度地自行运作经济就更为理想,因为彼等相信民间能比政府更有效的来经营经济。

我国理论上,在税收可算是中等层次吧,既没有如香港般(以及美国在特朗普税改方案后)的低税,也没有如法国般几乎惩罚性的高税,当然还是能够更低更好。

消费税引民怨

低所得税,理论上会让商家更为乐意把“省”下来的钱投资进生意里,从而让生意越做越大。

当然这还有另一些因素使然,如投资环境是否具有吸引力,如有完善的法律保障等,以及如投资回报率的高低等,商家也大有可能就把多余的钱储存或花掉。

之所以有消费税来更大程度地“捕捉”所得税的不足。当然,因为消费税铺盖绝大多数有消费的民众,再加上有些无良商家以消费税为借口坐地起价,所以引起民众们怨声载道。

再加上许多人的收入未能跟上物价的增长,就更为火上加油了。

此外,各种数额庞大到令人看花了眼的丑闻弊案等,再再令许多人觉得缴税缴得“不值得”,甚至认为加入此类弊端得以匡正的话,是无需再有更多的税收。

另一项力度颇大的财政政策,则是关系到各项民生方面的补贴,近年来更大力度的减少了,尤其是燃油方面的津贴。

本地因为一向来公共交通发展方面未尽人意,大多数人还是得依靠无论是电单车或轿车来作为主要交通工具,所以燃油价格的起跌就成为大家每周三(零售价格调整时)都大为关心的事物,如不小心处理,随时也会引起社会的动荡不安。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