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日领袖下场迥异 ——致《釜山日报》前东京社长崔性圭/陆培春

性圭兄:

您好!

正当樱花盛开,鸟语花香之际,日本前国税厅主管佐川宣寿到国会供证,在在野党严厉质问下,55次以怕被起诉为由而拒绝回答,显然是作贼心虚,有口难言。

问及为了贱卖政府地而窜改文件的动机或目的是啥?由谁指示?也没答案,问了等于没问。

原本值14亿元地皮,财务省竟毛遂自荐,借口地下有大量垃圾主动削价,扣除清理费后以1亿余亿元贱卖(他校出价7亿也不卖),而买方笼池泰典欲创办的小学推行战前的爱国教育,反对和平宪法,且是极右派组织“日本会议”要员,而安倍首相却是该组织头头,昭惠第一夫人又是这所筹建中的“日本唯一神道小学(笼池曾以筹建安倍晋三纪念小学名义募捐)”的名誉校长,难免使人怀疑安倍首相假公济私,私交优先,国益其次。

种种迹象显示,尽管供证丑剧已落幕,但并不意味安倍已脱身,逍遥自在。

首相形象一落千丈

您最明白, 战后,为了对军国主义祸国殃民的惨痛历史经验进行反省,日本的政府是议会内阁的代议民主制,实行立法、行政、司法的三权分立原则,由国会、内阁、法院行使相应权力,国家主权属于国民,天皇则作为国家象征被保留。

可是,自安倍掌权,“安倍一强”,在野党人气大跌后,他更加强官邸实力,呼风唤雨,让政客威力凌驾官僚,后者大多沦为Yes-man,谁不听话就滚蛋,故在这次土地买卖上,一旦第一夫人暗中施压,官僚为了保身保地位,只好唯唯诺诺,诸多顾虑,赶紧低廉抛售。

过去官僚拥有强大力量的“官主主义”,在安倍的“政主主义”面前黯然失色,毫无作为,右派政客只顾一己之利,主宰一切,不惜牺牲国益,结果日本三权分立的理想无法实现。

“民主主义”变成装饰品,虚有其名。此贱卖国土的森友学园购地案显然是一记警钟。

原本日本人可以通过选举改变僵局和命运,可惜他们在这方面不够理性,颇为情绪化,往往会轻易饶恕那些政界败类,把神圣一票奉送给他们,虽打救了政客,不分是非黑白,却使日本政坛蒙上一层阴影,也使首相形象一落千丈,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可说是战后日本政坛的一出永远没完没了的悲剧。

所以日人悲叹日本政治“劣化”,犹如残旧飞机的“金属疲劳”,有必要彻底改革,而不能老是讥嘲中朝共产政权的“独裁”和“不民主”。

《朝日新闻》最新调查显示,安倍政府支持率已跌至31%,接近危险大关。日本政坛有个指标,支持率如跌破30%,首相就必须考虑急流勇退,而周围各派系头头也会蠢蠢欲动,准备夺取首相宝座,何况安倍已连任2届,按照惯例必须让贤,而非“安倍之后也是安倍”的最坏抉择。

今后,执政自民党派系必然重新洗牌,在连横合纵、打打斗斗中会冒现一名实力者。对安倍来说,既然丑闻缠身,名声败裂,48%选民认为首相应请辞下台,唯一的出路是知难而退。

最近,联合国发表一项关于各国“幸福度”的调查结果, 针对她们收入、健康寿命、社会援助、自由、信赖与宽容这6大要素进行查问,结果冠亚季为芬兰、挪威、丹麦;新加坡排34位,大马35位!泰国46位,韩国57位,菲律宾71位,香港76位,中国86位……经济大国日本呢?居然是54位,虽赢了中港菲,却输新马泰!

也难怪,日本政客自私自利,官僚这次篡改大量公文(300处),无中生有,这样的刑事犯罪已导致2名官僚自杀,法院和检察方面却爱理不理,公道与真理不在,民主虚有其表,又怎能跟“幸福”挂钩呢?日本老百姓怎能不成群结队涌到国会大厦前示威怒吼,要安倍首相下台呢?

一衣带水的韩国,以前的甭谈,朴槿惠和李明博两前总统因涉嫌受贿而被捕,身陷囹圄,为何日本的首相却能那么轻松写意地避开嫌疑呢?希望这不是人们永远找不到答案的日本怪现象。

祝好。

最新报道

罗丝玛再赴反贪会
驱车直入避开媒体
前女友过冥诞
李威替尽孝11年不变
蔡依林升格“准信嫂”?
公司证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