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剑论政】火箭“剿灭令”毁华社精英/蔡维衍

火箭向国阵华基政党发出剿灭令,主要是为了什么?是不是要仿照国阵的模式,在希盟里代表华族权益,就如马华、民政在国阵里的老二或老三的地位一般?或垄断性地独揽华族权益的代表权,横扫其他种族的小政党,而后依附在希盟或(甚至是)在国阵里?

火箭有权加入希盟,它既不承认是一个种族性的政治团体,也就不代表特定族群权益,以超然族群政治利益自诩,立足马来西亚政坛数十年。

在这数十年来,根据局势需要,刻意指派党员专在马华选区上阵,盖因其党员不论是人数或是素质都以华族为主。难怪民间有一说法:火箭取代马华的意图,实乃司马昭之心,无人不晓。这种看法与某留台学人之研究报告,指希盟各党奉“改朝换代之名,行种族主义之实”不谋而合。

实际上,火箭以非种族性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起家。这口号可诠释为该党持有最终建立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及多元教育)、各族平等的马来西亚国之崇高目标。然而表现在该党处理华人的文教事业手法,总让人感到是“文过饰非”的口号罢了。例如在处理华教课题时,往往避重就轻,以取得周旋的空间,在马华无法完成任务时,指责马华无能,大肆鞭挞,但对霸权的巫统则似视而不见,网开一面。

这种行径让巫统给模糊了,也让一些华人误以为华教斗争乃是马华配合“亲中”的语文狂热分子过于执著的行径;中国在柔佛州的投资,受到一些华人所质疑。有的更与马哈迪医生一个鼻孔出气,一并指责首相纳吉卖国(卖给中国),置马来西亚经济利益于不顾。

“王对王”策略伤很大

另一方面,行动党领袖也与巫统部长好友拥抱在一起,这种亲密的举动,不知是誉为政治家风度?还是有必要担心被群众指为狼狈为奸?

第14届大选即将来临,火箭总部下达命令,党员将剿灭马华当成历史使命。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立即宣布转战阿依淡,单挑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博士,雪州百乐园州议员杨美盈宣布离开原选区到麻坡吉打里打国会议席,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也传要转码头到居銮替代刘镇东,出战马华颜炳寿;还有黄书祺也弃州打国,专门针针对马华。采取“王对王”策略、俨然自居正道,以天兵天将姿态排阵对垒马华党人,专为剿灭马华而来。

其实,有的火箭国州议员原是失意的巫统前党员,失去支持才在大选之前临时被派上阵。起用非华族党员在于展示党员的种族多元性。

有些党员中选了国会议员,5年任期内政绩交白卷,当地华裔选民为了实现两线制,圆改朝换代之梦,意气用事,协助滥竽充数的投机政客打倒在地方上有多年服务纪录的马华党人。华族选民竟然“自误误人”到了极点,让那些对选民、甚至对所属政党毫无建树的议员白白领了五年干薪(gaji buta),再加上卸任后丰厚的退休金。

削弱华裔政治力量

以天兵天将下凡或精英对精英的战术在上世纪90年代从槟城开始。虽然是政党运筹帷幄战略的安排,无可厚非,但是目前华人的政治地位日趋式微的劣境,确是不该一而再、再而三地制造兄弟阋墙。

不论输赢,华裔政治人才被铲除了一半,大大地削弱了华裔整体的政治力量,贻害族人,影响深远。

在槟城的林苍佑医生、许子根博士、江真诚博士和邓章耀以及加巴星和林吉祥等都曾经败阵的例子历历在目;或许有一天,其他火箭精英也难逃劫数。除了前面所列出的选区,接下来可能包括拉美士、丹绒马林和阿罗牙也也将失去一批华族精英。这是不得民心的!

这次大选可能发生几个政治格局,让我们探讨的其中一个最凄惨的局面:“国阵胜利,马华惨败”。人民公正党、土著团结党与国家诚信党,空有大雷声,雨点却很小。

虽然火箭完成了它本身的历史使命,将马华剿灭了,但是巫统仍然取得大多数的马来国会议席。马华是被打败了,土团党的马哈迪却失去东山再起的机会,也抹不了巫统叛徒的骂名。但是土著在朝、华人在野政治两极化的不幸局面将永远是华族的痛:华人走向绝境之路,华社没有了回头路,华人处境才是可悲复可怜。

国阵依然强,马华却很弱的局面一旦成型,马华毫无参政的条件,在国阵里完全失去存在的意义。华人追随的两线制变成了两族制,华人生活岂会比现在安乐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