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大选造王者 朝野胜算各半
54国席垦殖区成主战场

Felda垦殖区向来被视为是国阵定存区,相关国席大部分集中在乡区,以巫裔选民为主。

(吉隆坡16日讯)第14届全国大选拉开战幕,拥有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垦殖区的54个国会议席成了焦点战区,成为朝野政党力争之地,综合专家及垦殖民代表的看法,各方胜算仍是五五波。

垦殖民被视为来届大选的造王者,预料大马半岛20个拥有垦殖民的国席将出现激烈竞争,相关国席大部分集中在乡区,以巫裔选民为主。

Felda垦殖区向来被视为是国阵定存区,国阵对垦殖民可谓呵护备至,包括为有关选民提供各优惠,望能把它转换成支持选票。

敦马及负面课题开路

回顾历届大选,除了伊斯兰党,反对党几乎无法进入垦殖区拉票,惟随着以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为首的希望联盟成立后,加上Felda近年来负面课题不断,它已为反对党“开通道路”,让他们进入一些垦殖区办政治讲座会。

面对敌对党的激烈竞争,国阵为了巩固基本盘,日前公布的竞选宣言向垦殖民大派糖果,当中最诱人的是承诺拨款3亿令吉,注销垦殖民当年认购土展创投(FGV)股票时的贷款,减轻这些股民负债,同时向垦殖民发放5000令吉特别奖励。

国阵也承诺增建垦殖民区房屋,提升基本设施及服务等,借此捉牢垦殖民的心。然而国阵这做法能否奏效?朝野政党众说纷纭。

5·05大选成绩显示,54个“Felda议席”当中,44席原属国阵、希盟占4席(巴莪、瓜拉登嘉楼、劳勿及古来)、伊党3席(瓜拉尼鲁斯、龙运及淡马鲁),以及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1席(和丰)。

虽然在第13届大选支持国阵的垦殖区还属理想,惟14个多数票少过3000票的议席中,国阵占10席、伊党及希盟各2席。

国阵的10席包括笨筒、锡、居林万拉巴鲁、金马仑、文冬、百乐、昔加末、拉美士、礼让及地不老,若国阵在来届大选无法争取焦点战区的垦殖民支持,只要部分垦殖民转投反对党,有关国阵堡垒区可能随时被攻陷。

180417a2401_noresize

马兹兰:柔彭占多数
希盟放眼20 Felda国席

国家诚信党最高理事马兹兰扬言,希盟此次目标是赢取20个Felda国席,被视为目标的包括柔佛地不佬、新邦令金、拉美士、昔加末、士基央、东南镇、巴莪及古来。

彭亨的Felda焦点战区为文冬、百乐、金马仑及劳勿,其他则是和丰、丹绒马林(霹雳)、古邦巴素及巴东德腊(吉打)、阿罗牙也(马六甲)、仁保及瓜拉庇劳(森州)及龙运(登嘉楼)。

反对党讲座显人潮

《星报》早前报道,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指出,大部分垦殖民是国阵的死硬派支持者,他们甚至不允许反对党在垦殖区举行政治讲座,但过去6个月令人震惊的是,反对党举办的讲座会吸引许多垦殖民参与。

Felda拥有317个垦殖区,115个位于彭亨,预料选民人数达到120万人,当中包括垦殖民的妻子、子孙及员工。

沙拉胡丁认为,尽管国阵宣言为垦殖区大派糖果,它只能阻止死硬派支持者倒戈相向,其他选民,尤其是中间选民将转向支持反对党。

玛拉工艺大学政治分析员拿督依斯迈副教授则持不同看法,认为国阵宣言将解决垦殖民的不满。

政治分析员阿巴尔博士则认为,虽然希盟“来势汹汹”,惟国阵在垦殖区仍占优势。

国阵:希盟欲夺非易事

希盟矢言要拿下多个垦殖区国席,国阵领袖认为这并非易事。

森美兰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说,除了中央政府,州政府也展开援助垦殖民计划,如为第二代兴建房屋,因此他有信心国阵可保留相关堡垒区。

霹雳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占比里誓言捍卫所有议席,避免受到反对党冲击:“国阵清楚知道希盟试图要渗透州内17个Felda垦殖区,这是战争,我们不会对反对党的威胁置之不理。”

瓜拉吉挠原任国会议席拿督斯里依斯迈说,反对党觊觎Felda议席已是公开的秘密,他相信垦殖民不会相信希盟的承诺。

城市票饱和
反对党攻垦殖区突围

第13届大选成绩显示,反对党联盟能从城市和半城乡地区各族选民中取得的选票已趋向饱和,在西马半岛能攻坚的就是垦殖民选区。

马兹兰阿里曼

“国阵没听年轻一辈诉求”
垦殖民之子协会:将掀马来海啸

非政府组织“大马垦殖民之子”协会主席马兹兰阿里曼认为,国阵政府一直没听取年轻垦殖民的诉求,亦无法促进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转型,料全国54个垦殖民选区将掀起“马来海啸”,反对党可能会拿下其中20个国席。

“我非常认同希望联盟名誉主席敦马哈迪医生的说法(马来海啸),当国阵没办法妥善解决年轻垦殖民的问题,尽管他们不会激烈地反对国阵,但选票肯定会投给希盟。”

他分析,反对党阵营在上届大选获得不超过20%的垦殖民选票,这是因为国阵当时大派1万5000令吉奖励金及承诺带来更多福利;5年后的今天,国阵不仅没兑现承诺,土展局系列弊病及负面消息,会令反对党在第14届大选可获得至少30%垦殖民选票。

希盟宣言列明指南

“马哈迪针对年轻垦殖民面对的问题,在希盟竞选宣言中列明相关指南,包括协助减少垦殖民债务、改变土展局经营方程式,并为年轻人提供工作机会。”

他指调查显示,尽管国阵在上届大选夺得48个垦殖民选区,但其中有多个选区的多数票不超过1000票。

年事高剩逾11万人
首代垦殖民多投国阵

马兹兰说,全国第一代垦殖民大多年事已高,目前总人数仅剩11万2635人,他们非常忠心于巫统,由于历史原因,一般上会将选票投给国阵。

“在60年代,马来人处于贫困状态,为了改善马来人生活,政府推行新经济政策,同时替垦殖民建筑居所及开拓土地等,吸引许多马来人踊跃申请及参与开垦,此举改写马来人命运,也造成后来的垦殖区几乎全是马来垦殖民的天下,华裔及印裔垦殖民人数不到10%。”

他提到,第二代与第三代垦殖民总人数有150万人,其中120万人是合格选民,由于第一代垦殖民逐渐逝世,年轻垦殖民的诉求理应受到重视。

“第二与第三代垦殖民最大要求是工作机会,土展局园丘管理层倾向于聘请外劳,不能提供足够工作机会给年轻垦殖民。”

他坦言,有些年轻垦殖民回到垦殖区接手第一代的工作,不仅无法获得好处,基于垦殖区管理问题,拖慢翻种进度,使垦殖民无法赚钱而扛下不小债务。

马兹兰也指国阵政府每逢大选前都派“糖果”,如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2013年大选为垦殖民第二代提供房屋发展计划,但至今这承诺并没完全兑现,况且此举没实质上解决垦殖民根本问题。

“本届大选纳吉再次承诺拨款3亿令吉,注销垦殖民当年认购土展创投股票时的贷款,同时向垦殖民发放5000令吉奖励金,这样的奖励根本是杯水车薪,已无法打动年轻垦殖民的心。”

“国阵执政那么久,却无法解决垦殖区问题,这是最关键的。反国阵情绪已在年轻垦殖民中发酵。”

胡逸山

胡逸山:选择现实
垦殖民料续倾向国阵

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国际事务高级顾问胡逸山博士判断,基于现实考量及所追求的理想不同,马来垦殖民选票预计会继续倾向国阵(巫统),被“马来海啸”冲击的,说不定反而是反对党阵营。

他认为,现实与理想之间,多数马来垦殖民会选择现实;“马来海啸”是有的,但马来选民思变,其选票可能会回流国阵,或倒向伊斯兰党,而非希望联盟。

“对马来垦殖民来说,最重要的是:第一,他们需要维持生活的金钱与物资,第二,他们要求的是宗教圣洁。”

听讲座像明星莅临

他告诉《南洋商报》,反对党进入垦殖区举办讲座,肯定有许多人来听讲,这就像明星莅临,如土著团结党名誉主席敦马哈迪医生前来,必定能让场面变得热闹。

“不过,尽管希盟有机会在垦殖区开讲,马哈迪也可能在讲座中提到垦殖民诉求与权益,但试问马哈迪给了他们什么?答案是没有。”

胡逸山指出,论现实,垦殖民听马哈迪的讲座不只“空手而回”,马哈迪还拿起募款箱要他们捐钱;反之,出席国阵领袖的讲座不仅“有糖派”,讲座后还有伴手礼可带走,更符合垦殖民的现实需求。

他说,即使马哈迪承诺,若希盟入主布城将给予垦殖民好处,但国阵持有政府资源,能给予马哈迪所承诺的三倍,甚至是五倍,这点希盟难以和国阵抗衡。

“城市选民不会因为这些‘糖果’而将选票投给任何一个政党,但马来垦殖民的想法不同。”

他指另一些重视道德理念的马来垦殖民,因为信奉宗教(回教)的缘故,或许会拒绝“糖果”,亦会因对联邦土地发展局的股票亏损及土地弊案等感到不满,但他们的选择并不是反对党阵营,而是伊党。

第三代多成城市选民

胡逸山说,第一代与第二代马来垦殖民在政府协助下得以脱离贫困,因此大部分会忠于支持国阵,而第三代垦殖民由于已离开乡区到城市讨生活,成了城市选民,这些马来选民还会将选票投给民主行动党领袖如潘俭伟及郭素沁。

他重申,这没有对错,而是现实问题,政治觉醒主要发生在城市,乡区仍处在半封建状态;若要得到支持,仍需从他们角度去考量。他得出结论,“马来海啸”不一定会如马哈迪所说般利于希盟,它可能会倒向巫统,或已成为第三势力的伊党。

独家报道:陈协运、宋秀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