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评论】社媒流氓也论政/陈福星

社交媒体五花八门,因而产生的群组更是不胜枚举,其中一个就是属于同学会的沟通平台。

老同学在若干年后重聚,社交媒体居功不小。以前要办一个同学会,既费时又费力,可现今只要在面子书搜寻,再通过WhatsApp或微信弄个群组,同学会即可在极短时间内成立。

不过,绝大多数因同学会而设立的社媒群组,皆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欢迎旧事重提,但谢绝谈论政治,以免彼此伤感情。

这个规矩是否健康,不无商榷余地,要是大家都能够敞开胸怀抒发政见,谈政治理应不是一件什么坏事。

不过,所谓知易行难,且事实与现实往往存在差异,吉兰丹聂家就一山不藏二虎,容不下政治分歧。

丹州前大臣已故聂阿兹的遗孀介入两名儿子的政治纠纷,结果长子聂奥马不敢忤逆母亲,决定打消加入诚信党参与本届大选的念头,不与身为伊党巴西马国会议员的四弟聂阿都打对台。

聂家因政见不合而闹分裂,“所幸”老母亲威严还在,兄弟阋墙的戏码才得以平息。

当然,不是每个家庭都容不下政治分歧,能够在政治领域分庭抗礼,却又在同一屋檐下亲情依旧的例子也不少,但一般上,家庭也不是讨论政治的好地方。

论政的最佳平台,要数媒体。由于速度上的局限,以社交媒体为主的新媒体骤然间崛起,网络用户对社媒趋之若鹜,传统媒体如今的受欢迎程度,已大不如前。

跟流氓打群架无两样

社媒和传统媒体存在一个很大的不同点,就是前者可以“自由”发挥,后者却必须遵守一定的作业程序;而在自由遭到滥用的情况下,社媒霸凌层出不穷,尤其在论政方面所涌现的粗言秽语,更是不堪入目。

缺乏理性,只会让事实与真相淹没在高张的情绪与无名的怒火当中,如此这般的所谓论政,跟流氓打群架实无两样,而尽管社媒不断出现类似不良示范,但一些政客倒乐见其成,只因为这些社媒流氓跟他们站在同一阵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