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

我受养鲤鱼,养了十几年,兴趣越来越浓, 当看到金玉其外鲤鱼就兴奋不已,在池畔久久不去,像遇到多年的老友。

记得有一次去棉兰参加文艺讲座会,在一位文友家里看到鲤鱼,十分惊喜,有如他乡遇故知。好大的一条鲤鱼啊!比我养的还大、还美,不论体形和色泽都很完美,看它在水里娉娉嫋嫋的悠游,像一个“荳蔻梢头二月初”的美女,“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簾总不如”,它的婀娜姿态,让我百看不厌,呆在池边,流连忘返。

去年去赴英,在购物市场,看到一池鲤鱼,万紫千红,千娇百媚,差一点要大声的惊叫起来,驻足在池畔,目不转睛,痴痴的看它们的美色,感叹:“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我对鲤鱼情有独钟,当饲养花罗汉的热潮火辣辣时,鱼店老板常鼓励我养花罗汉,我直接的说,我爱鲤鱼,不喜欢花罗汉,曾几何时,热潮突然消退了,花罗汉身价一落千丈,被打落阴沟里。人怕出名,猪怕肥,凡事低调一点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因为这样才不会遭人妒嫉,才不会被人中伤。

鲤鱼为什么叫鲤鱼,据明代至时诊称:“鲤鱼有十字文理,故名鲤鱼。”传说中国自古最最吃鲤鱼,战国时,助越王勾践灭吴復仇的范蠡,喜欢养鲤鱼,且因养鱼致富,还写了一部养鱼专著,是全世界最早的〈养鲤经〉。

民间传说鲤鱼跃过龙门能变成龙,传说而已,不足为信,鲤鱼还是鱼,跳不过龙门,最名贵的是锦鲤,是水中黄金,一寸锦鲤一寸金,身价过百万,是日本的国宝,我们养不起,只好退而求其次,养普通的鲤鱼,聊聊自慰。万物有情皆可爱,不怕旁人笑我痴。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