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否有马哈迪“再版”?/谢诗坚

其实“王者对决”不是华人挑起的,而是源自马来政党之争。最早的斗争发生在1969年的大选,联盟候选人马哈迪(巫统)在哥打士打南区寻求蝉联,却遭遇伊斯兰党候选人尤索拉哇(1922-2000)的对垒。

当时两人在党内都不是一线人物。身为吉打人的马哈迪医生自1946年巫统成立时已是党员,但他迟至1964年才首次当选国会议员。而伊党的尤索拉哇是槟城人,早年在大英义学受教育,后负笈麦加深造,学习可兰经。

1951年尤索拉哇加入甫成立的伊斯兰党,更在1959年被委为伊党槟州主席,也成为伊党的中委。结果马哈迪以989票之差败给尤索拉哇。

这一结局给这两位候选人的后半生带来巨大变化,也改变了国家的政局,真是始料未及。

马哈迪落选怪罪东姑

因为马哈迪落选,将责任推到东姑身上,指他领导不力,没有提升马来人的经济地位,并公开敦促东姑辞职“谢罪”。东姑大怒开除马哈迪党籍后,也在1970年退休,敦拉萨拜相后启开一个新时代。

这个机会也在后来改变马哈迪的命运。他在1971年重返巫统后,从此平步青云,只用10年时间一路升上成为第四任首相兼巫统主席(1981年)。这就是说,马哈迪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绝非政治末路。

另一方面,当选国会议员的尤索拉哇后来成为阿斯里的副手,出任党署理主席。1972年,伊党与巫统组联合政府时,阿斯里成了中央部长,尤索拉哇也成了副部长。后来他也被派往伊朗、阿富汗及土耳其当大使。但当伊党与国阵闹分裂时,伊党在1977年被开除出国阵,一切又回到原状。

那是胡先翁当相的年代,他也在1978年先后举行吉兰丹州选及全国大选(不同日期),让伊党措手不及。结果伊党失掉吉兰丹州政权,只剩2名州议员,国阵第一次取得丹州执政权。同年举行的全国大选,竟又是冤家路窄。此时已是贵为国家副首相兼巫统署理主席的马哈迪,在古邦巴素再次碰上尤索拉哇拦路。这一回已是伊党署理主席的尤索拉哇宣告失败。他的失败却在1983年造就成为伊党主席,取代阿斯里。

此时马哈迪已是集权于一身的首相,虽然他们两次较量时还不是第一号人物,但后来彼此都是党魁,又缔造双赢的局面。

林吉祥拿许子根祭旗

再下来的“王者对决”发生在1982年大选。这一年马华总会长李三春宣布在芙蓉对垒行动党的林吉祥,以来一个“王者之战”。

当时李三春的被激将是有条件的,他要马哈迪承诺马华在槟州与民政各派出8名州席候选人,哪个政党赢得多席位即出任首席部长。

马哈迪接受这个条件,也意味着林建寿与林苍祐医生争首席部长。就这样,李三春冒险在芙蓉提名。但对手不是林吉祥,而是行动党主席曾敏兴医生。虽然如此,李三春还是费九牛二虎之力才拿下曾敏兴,多数票只有845张。但在1983年李三春突然“离党出走”,从此不问政事,为马华留下一个解不开的谜团,而林建寿也在大选中败北。

不知道是否受到李三春的激将,行动党的林吉祥在1986年单枪匹马飞相过河,在丹绒插旗,挑战民政新星许子根博士。

虽然这不是“王者对决”,但市面上流传着“好人打好人”,谁输也不好。可是林吉祥已准备拿许子根来祭旗,为其“丹绒一役”正名。这一年的丹绒一役林吉祥胜得漂亮,行动党也有10人打进州议会。虽然失掉丹绒国席,但许子根转眼间又成为林苍祐的政治秘书。这一身分的转变,也给许子根在后来迎来了春天。谁说政治没有翻身路?

与此同时,林吉祥总是时来运不济。尽管在1990年的大选在46精神党的合作下,乐观地展望“丹绒二役”肯定会开花结果。因而才有了“王者对决”的出台。

双林决战两者皆输家

就这样,人民不期待的“双林决战”上演了。其后果是林苍祐与林吉祥都是输家。前者在巴当哥打被林吉祥击败,从此退隐政坛;后者的行动党虽增加州议席至14席,但开花不结果,无法执政(国阵有19席),林吉祥要圆首长梦还是一里之遥。其后遗症却是付出惨痛的代价。

例如在1995年,林吉祥再一次上演“王者对决”的挑战,移师丹绒武雅,准备再次拿下许子根。可惜天不从人愿,林吉祥的团队在阴沟里翻船,只剩1名州议员,连林吉祥也败给许子根。“丹绒三役”就在伤痛中“收档”。

林吉祥也在1999年的大选首次失掉国席,最后在2004年时转移阵地至怡保东山再起。直到2008年,其儿子林冠英在不经意下登上胜利的宝座,成了槟州第四任首席部长。

在2013年时,林吉祥移师柔佛振林山不是要来个“王者对决”。不料却被前州务大臣阿都干尼拦路,结果前者带动柔佛州的士气。如今刘镇东对魏家祥博士虽是冤家路窄,日后会否是马哈迪事件的再版,谁也说不清楚。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