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该做的都还没做/郑喜文

在将一马援助金给翻了翻之后,政府又宣布拨款5360万令吉,让逾6万名的士司机受惠——每人有800令吉的“援助卡”(即添油卡),而且”所有符合一马人民援助金“的司机甚至不需要申请即“自动批准”。

好奇,为何没人提及的东西,政府却一口气的给成了?

不曾有人要求甚至是争取呐喊的事情,往往是政府不需多加“考虑”,一声令下即马上执行的政策——正常人都不敢奢望说政府会无端端派钱给自己去花,不用说,这结果自然大受欢迎。

这一连串的“措施“,真让人恨不得每年都有大选。

“该做的千万先别做”

至少,承认独中的文凭不需要5年才“重新考虑”一次。

于是乎,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政府最擅长的政策是“在非常的时机做非常的事”,而在他们领导的年代,最大的贡献是“制造了一大群符合领取一马援助金的资格的穷人”——政府在这群人开口要求之前,就把他们给照顾得非常好,而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开口之前,政府也亲手把他们打造至今天这个样子。

要做到这一点,只需遵守一个宗旨:该做的千万先别做,以便留下当筹码;额外的,不需要做的,不妨尽管做,以便让人有“为了你,我多走一里路”的感觉。

否则,为何必须让国阵政府执政了,胜出了,才可以去“考虑”承认独中文凭?它是一份“原本不应该存在”却为了报答指定选民于是被允许存在甚至“承认其地位”的礼物?

如果说,“考虑”的范畴是基于内容、大纲等都“符合大马国情“,那其实到底有谁在审核这一份”国情“究竟是距离“几里路”?

还是说,“考虑”的范畴包括“看看华人选票有没有回流”?

而马华的人说,这一份考虑,就是确定。

可是对于这一份考虑究竟是怎样,我们都很确定的知道,他们根本无法确定。

郑喜文

郑喜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