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让经济沉重/杨名万

第14届大选提名日和投票日终于尘埃落定,从政党联盟发表“救火式”竞选宣言,到选委会决定周中工作日为投票日,反映主导此次大选的各候选高官领导,这边厢发挥为选民救急“抛救生圈”短期策略,那边厢却忽略大选救火会令长期经济变得沉重。

在“国家经济放一边,工商界被牺牲”的短期利益当道“大选促销”策略,选民短期或者受益,长期却一片模糊,除了一堆堆“赠送”给选民的“礼品”,却看不到他们所关心的长期问题,特别是生活费成本高涨困境最终如何解决。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这是两边候选政府高官谈得最少的策略,特别是如何通过政府结构和政策,亲商亲民搞好宏观和民生经济。不需翻阅大选宣言看长远,最近的选委会动作,就已经反映出不亲商也不亲民作法。

刚追算又准备超支

本栏上月杪提到选委会下很大苦功,花费纳税人的钱,以种族为基础重新划分选区,令种族两极化,不符合政府8年前提出的“一个大马,‘以民为本、绩效为先’”。

这纳税人的钱花得很不值,没效率,不但无法达到当时政府目标,反而越离越远。

选委会本周初宣布,本届大选开销5亿,已经超出政府今年逾4亿拨款,选委会刚在国会解散前最后一次会议,追算去年超支8207万令吉,今年大选还没开始就已预算会再超支。

虽然还没实际花费,已经“准备超支”。

选委会本周初宣布,本届大选开销5亿,已经超出政府今年逾4亿拨款。

投票特假冲击最大

最离谱的是选委会宣布的投票日竟然是周三,那是一周五天工作日的中间,也就是最不方便游子回乡投票及工商界最难调整的日子。

在全国选民呐喊,发动签名运动不到24小时就吸引12万人回应,要求最高元首干预后,政府才将这一天列为公假,这让工商界更伤,外劳和非选民也得给额外薪酬!

其实,即使非公假,选民具有法律上的投票权力,对于工商界来说,那一天都是必须牺牲的,员工去投票,管理层也同样必须放下工作,肯定没生产力。

只因为选委会一个决定、一句话,我国经济就会面对不菲损失。

去年9月初,东运会表现良好,政府突然宣布,将紧接着的工作日列为特假。

国家银行两位研究员,就针对临时宣布特假对经济的冲击作了研究报告,当中就指出,临时宣布特假,尤其是在一周工作日的中段(周三),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冲击最大。

单日损失38亿

这份报告列出临时特假四大经济损失如下;(一)产出损失、(二)商业活动干扰、(三)薪酬成本增加、(四)日常生活不便干扰,如医药手术必须重新安排、学校课程也必须调整等无形的经济损失。

从制造业、建筑业和服务业粗略估计,一天临时特假会令经济产出损失约35亿令吉。

当然,如果选民“很得空”,这特假可让他们消费,并带来一些服务业刺激效应,诸如趁特假购物、消遣和餐饮,一般上能为服务业带来约3亿令吉收益,扣掉这“正面效应”,净经济损失仍然高达32亿令吉,等于一天平均总产出的逾41%,或全年总产出的0.1%。

产出只是其中一个损失,另一个是薪酬成本增加,以占就业人力总达79%的服务业和制造业为主估计,额外薪酬开销会高达6亿4200万令吉。

这意味单单产出和额外薪酬开销这两个可计算的有形损失,就已超逾38亿令吉,不包括可能的投资计划延误、出口受影响和前述的商业活动与生活干扰所造成的无形损失。

经济损失冰山一角

选委会的宣布,只是这次大选系列运作中的小动作,冰山一角。

从国会解散前,高官频作选区访问,随访随拨款,到解散后意犹未尽,继续“送礼抛糖”,款额亿计,其中至少有两项涉及联邦政府未来行政开支。

一是本栏上周刚讨论的公务员加薪,另一则是解散国会当天宣布的额外一马援助金。

这些都会对政府开销带来沉重负担,这负担最后都由纳税人承担。

在消费税制度下,每个国民都是纳税人,这重担最终就会转到经济去。

因此,寄语参选的两边候选领袖,请高抬贵手,别让经济因为大选而沉重!

最新报道

【欧冠H组】尤文10人挫巴伦西亚
C罗染红含泪离场
【欧冠F组】全面占优却吃败仗
曼市“昂”不起头
【欧冠H组】红魔“博”弈笑取新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