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腾飞为富方仁?/胡逸山

上几期我再次抨击美联储的加息举措,认为它不但会拖慢恰恰是特朗普总统最为心急的美国经济复苏,同时,也会拖累同样一蹶不振的全球经济增长,因为流窜全球的美资会更大程度的回流美国,但又未必会被投入到消费或投资里,到头来可谓是损人不利己之举。

美联储调息的方法,近日来学界有多项改善的建议。

其中有提出应把美联储近年来奉为“至宝”的维持2%左右通货膨胀率与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加起来维持在约4%左右,如此若GDP增长略高(一般学界认为通胀率也会相应提高),美联储则会(一般通过升息来)寻求压低通胀率;反之,若GDP增长略逊,则美联储应允许更高的通胀率,而不如以前般反应式的出手升息来压低通胀。

发达国也要高增长

我则认为,以上建议虽然颇好,但所建议的力度(维持4%的通胀率加GDP增长率)不大,而应更为“长进”,把4%加至5%甚至6、7%。

因为我认为,像美国般的发达国家的GDP成长率会“自然”偏低,大约1、2%的想法是个“不长进”的迷思,令到其国民经济的增长好像所谓的自我兑现的预言般,大家也就消极下来,认为经济难以高速增长,真的就以如此低迷的力度来增长。

反之,发达国家顾名思义,拥有更大的资本、更高的科技、更强的创新能力,本来就应该大力发展经济来促使更高的增长率,同时带动世界经济的增长。

所以,要求美国要努力达到至少可以匹比许多正崛起的发展中国家4、5、6%甚或更高的增长率,我认为是不以为过的。

美联储也应在美国GDP有如此标清的增长率时,才考虑出手调高借贷给银行的利率。

美联储的加息举措,不但会拖慢美国经济复苏,同时也会拖累同样一蹶不振的全球经济增长。

美国贫富悬殊严重

另外,我也建议即便美联储要出手加息时,也应把要提高的利率数值乘于(1 – 基尼指数)。一地的基尼指数越高,则该地的贫富悬殊现象更为严重。

美国的基尼指数,被世界银行与其自身的中央情报局分别评估于0.41与0.47,已然算是中等偏高,不可谓不严重。

然而,现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使然,一个社会的财富分配,除非是政府采取强硬的政治经济手段来处理,如对高收入者征收高比例的税收来补助低收入者(如许多北欧福利国的做法)。但人的本性终究是自私的,如此的富人高税做法,会导致高收入精英们纷纷“外逃”,寻找低税率的“天堂”,如此则得不偿失,导致该地的经济缺乏活力。

所以,终究还是要靠精英阶层来总揽了绝大部分财富后,再涓滴式的分流多多少少给中下层。但如此的前提是一地整体上要创造更多的财富,如此为富者才会略为仁慈。

所以,要求美联储在调高利率时,应把调高数值乘于(1 – 基尼指数),则一石二鸟,一方面令加息几乎永远不会过高(也就不会过于压抑经济增长,让有更多的钱得以“涓滴”下去),另一方面则鼓励基尼指数的下降(如此财富得以更均匀的分配),又何乐而不为呢?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