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子华的黄牛票论/黄子伦

香港栋笃笑艺人黄子华宣布今年将会是他最后一次办栋笃笑,主题名字索性注明是“金盘啷口”,(金盆漱口)。此消息一出,门票尚未开始销售已传出有17倍天价的黄牛票,让黄子华心疼之余又无可奈何,只好加场并呼吁大家不要买黄牛票,也希望政府关注黄牛票现象。有许多香港网民更是要求主办单位采用实名制,来杜绝黄牛票现象。

黄牛票现象在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就是一种供不应求的现象,可以是因为场次太少、市场反应过于热烈、门票定价太低等因素构成,所以才会有人愿意付更高价格来购买门票。当然,诚如黄子华所说,决定开多少场也只是一场赌注,许多表演者并无法事先知道自己的受欢迎程度,大家都是在试水温。因此,要求表演者无限量加场是脱离现实。

那么,为什么不索性提高门票价格,让更多人却步?说得俗一点,是黄子华心疼粉丝。但我倾向认为一般施行实名制的活动多为高档次活动,和栋笃笑的平民形象不符,加上卖票验票所消耗的时间和成本也高,故不采用。

在讨论杜绝黄牛票现象之前,不如先了解消费者在购买黄牛票的心理状况。

买黄牛票有两个非常让人不安的因素,首先是担心自己买贵了,成为整个市场中最大的凯子,其二是就算你不介意当凯子,你还是会害怕买到的是假门票。而且在买卖过程中,消费者多一秒犹豫不决,就会被兜售者催促或者扬言随时要涨价来施压,但碍于缺乏其他更好购买信息和管道,只能沦为鱼肉的弱势处境。甚至有人会觉得他们这种自我牺牲去买贵票的行为无法让其偶像受惠。

信息透明化增加竞争

那么,其他国家是怎么做?在2007年,纽约将黄牛票活动合法化。任何人要从事这项“转售活动”都需要拿出5000美元来申请执照,并遵守当局指定的规则,例如不得在售票处或者活动场所方圆500英尺至1500英尺内兜售门票。类似StubHub或是Ticketmaster这些专门出售二手门票的公司就提供网路平台让买家卖家进行交易,并抽取一定数目的佣金。就像是eBay,淘宝一样。

这些网站的出现解决了二手市场中信息量不足的问题,就像是房地产网站一样,地点方向价格一目了然,消费者可以货比三家,稍作考虑才决定要不要出手。因为是网上交易,买家卖家不直接见面,有助于缓解兜售者和购买者的紧张关系,甚至免去肢体或者是语言冲突。而且在这些平台里,兜售者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让消费者不再是购买市场的唯一竞赛者,购买体验获得改善。

虽然纽约市合法化黄牛票后并不能做到杜绝黄牛票现象,而且也出现了用科技来自动购买门票的二手商(例如著名的“黄牛票交易商”Julien Lavallee就涉嫌使用自动化程序购买门票),但我认为这总比用谩骂或者道德呼吁来得有效。有些专门靠兜售黄牛票谋生的人向媒体抱怨,自从黄牛票被合法化后,他们的收入就大大减少。

总的来说,市场哪里有利益,就会有人往哪里钻。最有效的方法不是杜绝,而是让信息透明化,增加竞争,让这类活动变得不划算。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