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是政党 不是军队/黄子

军队讲究的是纪律,是绝对的服从,上头一个命令要你带军千人,冲入敌营10万做为诱敌鱼饵,那根本就是要你们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即是军人,只能接受命令,从容就义,不能讨价还价。若是“阿支阿佐”,Ini-lah、itu-lah、tak boleh-lah,除了军法处置,斩了祭旗,以立军威,也没太多选择了。

而美国大兵自海湾战争过后,士气大振,一洗越战后的虚无颓废,尤其是玩电玩杀戮游戏长大的一代,一旦受到指派,进入最危险地带,更是兴奋莫名;反之,在安全地待命,则诸多埋怨,士气低落。

之前口水战心理战文字战,掀起一波波波澜壮阔剿寇声势,调兵遣将,兵分几路,全面追杀马华民政的残兵弱将,一时磨刀霍霍,杀气腾腾,看似诸将跃跃欲试好像小布什的美国阿兵哥,要去解放伊拉克按捺不住的兴奋。而被点名的魏家祥马袖强等,立刻陷哀兵状态。

弃堡垒远征有代价

可选区重新划分一出,情势立变,选期临头,悍将们心中各有一个计算机,加减乘除之后,是否该誓杀匈奴不顾身?还是诸葛亮行军一生唯谨慎,不打无把握之战?或是放弃堡垒远征,攻城陷阵之后,远离家庭,配偶孩子天伦之乐如何?

看看执政党高官的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泡夜店吸毒,家庭与事业,岂能不兼而顾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了党的一役,输掉一生的家庭幸福,为党而忘家,可非年轻一辈政治精英义无反顾的唯一选项。

火箭诸将果真手起刀落,斩将擎旗,终究还是要付出离开堡垒,转移阵地,重新披荆斩棘的代价。因为绝非人人皆可像林吉祥,一辈子南征北伐,席不暇暖,靠把辞锋无敌的嘴巴为国为民,就能吃糊。

一般代议士,还是需要像陈国伟,选区内有问题,他还是会带着记者现身指点江山,林吉祥如腾云驾雾的逍遥神仙,毋须脚接地气,只要在国会忧国忧民就足。在哪个选区被打个灰头灰脸,铩羽而归,仍然是个悲剧英雄,仍然是党内至尊,仍然可以重新再来,卧薪尝胆后,继续率残兵将,再战江湖。

今日火箭,己非昔日荆棘石头满地的瘦田,是林吉祥那一辈及年轻一代苦守勤耕,守得云开月来的肥田,争权卡位日益白热化,如霹雳州倪氏兄弟等人,犹如住破窑耕瘦田,坚持了多少年?倪可汉更是屡败屡战,终于打下半壁江山。

政治讲妥协的艺术

在人才济济而僧多粥少的今日,如果他们受命弃城转战,马失前蹄,下次党选,他们还保得住群雄觊觎的党内高职吗?

这次若兵败,任何一个非国王的心腹有机会东山再起,受命出征?像林吉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地为党为国躹躲躬尽粹,死而后己?还是让位给胜算更高的新贵?政治生命到此戛然而止?

这是被派离城远征的青壮年精英必须仔细思量:只要仍有讨价还价能力者,不得不讨价还价。毕竟火箭是个政党,不是个军团。政治,讲的是妥协的艺术,军队才要求绝对的服从。

火箭欲振三军士气,剿灭马华民政穷寇大计的调兵遣将,不是诸葛亮摇摇羽扇,发号施令,众将二话不说,上阵杀敌而去。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