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成为自己讨厌的人/廖珮雯

首相纳吉终于解散国会,大选的气息越来越近,随着政府在本季国会相继通过选区重划报告和反假新闻法案,公民社会对政治体制、社会改革的看法逐渐出现分歧,且有走向撕裂的可能。

一群热心社会运动、社区活动的有志之士,在上届大选几乎站在同一阵线,意见相类。但现在因为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对松散的希盟起团结作用,反对党尊他为共主,使昔日秉持相同政治改革理念的一群社运人士分道扬镳。这表现在社交媒体的留言区上互不相让的言论,或在各自墙上贴文回应异意者。

此现象已持续一段时日,直到反假新闻法和选区重划报告通过,这一社群的意见相异更形激烈。当中分野在于由社会主义党为主的知识分子组成的群议社,对支持希盟、并支持以议会民主的选举方式,进行政治改革的社群,表达反对立场。

群议社认为,希盟共主马哈迪在位时的独裁手段,有违反对党在上届大选展现的政治改革理想,并将支持希盟、鼓吹投票、支持议会民主、支持选举制度一并捆绑,等同于支持希盟议员和支持前“独裁者”马哈迪。

事实上,鼓吹选民积极投票,并不代表支持独裁;又或反对国阵通过反假新闻法,不代表支持希盟领袖。

捆绑分众言论有谬误

但是,群议社很简单地将不同想法、不同意见的分众捆绑起来,直接将这些想法的人都看成是支持希盟、独裁者之流,然后以道德制高点来挞伐众人,唯独认为自己才是这个混浊世道最为清醒的知识分子。

有者认为,希盟反对党议员在国会里的不作为,间接造成上述法案被通过,不值得选民支持,因此尝试追求第三条路,以对抗现有不公不义的选举制度。

让笔者一度震惊的是,在一串友人的留言下,一名脚踏实地的网友积极分享连结,呼吁网民出来投票,理由是不投票的人数甚至比选区多数票还多;另一名友人则认为此举是支持希盟议员,让他们继续在国会不作为,只会拿着相机微笑自拍。如此捆绑的言论即是逻辑谬误,没有分清事情的本质和层次不同。

又或是因认为反假新闻法案严重侵害言论自由,而希望通过选票终结的个人,本意却被肆意揣测、扭曲为散播末日论。擅自以自我诠释的方式去扭曲他人本意,其意图有违理性知识分子所为。如果他人只是因为意见不同,而将之视为恶敌,有种“不信我就是敌人,而信我者则能得爱”之意。

陷“非我即敌”舆论批斗

笔者对于此现象是感到悲哀的。对于两方不同政见的社群,笔者都抱着敬重的态度,对于他们热心改革的热情感到敬佩。

纵观两者的言论,大家都是希望国家能有更好的未来,只是走向这个未来的方式不同。处于不同阵营的有识之士,实在不需要“非我即敌”,像文革时期那样给他人扣帽子、贴标签,用舆论批斗,用同温层来增加认同。不同阵营如果能互相支援、声援,将是一件美事。

通过选举制度、议会民主,是政治制度上的途径;通过社区议政,开创公共论述空间,赋权民众讨论公共议题,更是社区重要活动,从教育和社区着手,对民主发展有播种耕耘的作用。在笔者看来,两者都有可取之处,实在不需互相攻击,击败他人弱点,展示本身强项,此举于事无补。

必须承认,当群议社提出反独裁的论述时,受到主流大众的攻击;但这不代表可以用同样方式回击他人,这只会把原先的支持者越推越远,沦为空有理想主义却没有实践基础的空泛言论,更成为自己曾经讨厌的那种人。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