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铁的换打铜的/张木钦

假如这次一击成功,换了政府,激情过后就该点算战利品。

我们得到什么?我们曾经要求什么?

华团提出两线制,不单是为了两党轮替;轮替只是手段,目的是改变游戏规则,把政局导向有利华社方面发展。

最重要的几个点,如打破“马来主导权”,实现“人民主导权”,步向公平社会,逼使单元种族政党转型成为多元政党,推动民主等等。

十年了,有吗?

马来主导权有变成人民主导权吗?失望了,华人倚重的行动党已经声明不跟马来人争主导权,因为他们人口多,行动党也不主导希联事务,也不争政府高职。

希联60承诺里也没有承诺这个,相反的,它承诺要“恢复马来人和相关机构的尊严”,等于是说主导权还须加强。

有单元政党被逼转型为多元吗?不但没有,还增加了一个。

有民主进展吗?连承诺的地方选举民主也胎死腹中。

须记得华团提出两线制的背景是为了要突破马哈迪主政造成的华人重重困境,而如今马哈迪却在自己打自己,华人又帮马哈迪。

两个集团人来人往,各大王一般头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换来换去,即使换了也不知道谁换谁。

这种情况,就好比你家左边是打铁的,右边是打铜的,成日叮叮当当,你说吵死了受不了了,要换要换,不换看不到明天。

终于换了,左边的搬到右边,右边的搬到左边,依然叮叮当当,但是你满意了,看到前途了。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