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千亿薪资成常态/杨名万

第十四届大选近在眉睫,政府高官忙着下乡,每到一处,就同时宣布特别拨款,当作选前见面礼,联邦政府的国库好像突然富裕起来,全国纳税人摇身一变成为当然赞助人。

这种随访随拨款流程,从上百万、千万、到上亿、本周三在全国公务员大会上,达到了14亿6000万令吉拨款高潮。

此次拨款是为全国160万公务员提供多一次的年度加薪,让他们今年享受到双重加薪特别福利。

在这之前,去年10月提呈财政预算案时宣布的加薪已于今年初实施,因此,联邦政府7月起又要添多一笔开销。

公务员薪酬往后只能有增无减,直接影响国家长期财务负担。

这拨款额也破了政府高官今年选前巡游各地的拨款纪录,超越纳吉2月份访问浮罗交怡时,宣布发放总达13亿1500万令吉,作为交怡岛发展的总拨款。

选前最重大拨款

这拨款不只是数目大,受惠人数多,而更重要的是性质和过去零星拨款不同。

浮罗交怡的拨款,与其它大部分大大小小的拨款一样,都是一次过发展开支,对联邦政府的开销只是一次过付出,没有接下来的持续开支后患。

但是,此次公务员加薪拨款,却直接动到联邦政府例常行政开支,是具有长期承担责任的拨款,公务员薪酬往后只能一直往上加,有增无减,直接影响国家长期财务负担,因此,不管款额如何,对政府国家的冲击而言,这肯定是大选前最重大拨款。

尽管只是原本薪金制里的年度加薪,而非薪制调升,但是,这涉及除了未来聘请的员工以外之全体公务员,会同样为政府带来长期经常行政开支的额外财务负担。

连续两年破千亿

本栏半年前,在2018年度财政预算案还没提呈,政府高官就率先宣布会调高公务员薪金时,曾经根据国家总会计师署公布的去年上半年数字,推算出联邦政府的薪资负担,包括退休公务员的薪资,去年将冲破千亿大关。

财政部后来提呈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终于在所列出的联邦政府2017年全年行政开销估算中,列明去年全年的直接薪酬开支估计高达788亿令吉,退休金开支则高达逾236亿,证实了包括退休公务员薪资福利的政府薪酬开支将超逾1024亿令吉。

虽然目前已经4月初,去年全年的实际开支数字还没出炉。如果根据截至去年第三季数字计算,去年连续三个季度的直接薪酬开支已达583亿4500万令吉,退休金开销则达175亿1700万令吉,总数达758亿6200万令吉。

如果以这9个月数字为基础,平均计算,去年全年薪酬开支将达1011亿令吉,与财政部估算数字差距不大。

联邦政府今年度预算案则显示,直接薪酬791亿4900万令吉,退休公务员薪酬245亿5000万令吉,总数1036亿9900万令吉。这意味着今年政府薪酬开支将连续第二年超过千亿。

油价涨财源充裕

政府高官在大选前宣布,给予公务员第二次年度加薪,很明显是因为联邦政府今年“财源充裕”,本栏两周前已经提到,今年政府从民间征收的课税,不论是直接所得税或消费税都大唱丰收,预测将可分别达到438亿令吉和322亿令吉,让政府无后顾之忧。

更重要的是政府今年财政预算案的估计收入,是以布兰特原油价格每桶50美元为基础计算,这原油价格过去一直处于更高水平交易。

去年全年平均价已达每桶54.25美元,本文截稿时达每桶68美元。今年首季一度冲破70美元,今年迄今平均价也达67.2美元。

国际原油价格变动会直接冲击我国联邦政府岁收,每桶每涨一美元,政府岁收就会增加3亿令吉。如果以今年迄今为止平均价计算,这额外的17.2美元(66.56令吉),就可为政府带来预算以外的近52亿令吉,足够此次大选前系列拨款。

看起来,征收消费税过后,我们还得再回到依赖原油收入时代了,刚公布的今年2月份出口稍微萎缩了2%,还好是在提炼石油出口锐增逾29%,原油上升3%减缓了出口萎缩幅度。

这是石油的出口量和价值双双上升所致,其中提炼石油每单位价值上升了9%,原油则涨了10.3%。

从政府高官在国会解散前强调政府不但不会缩减公务员人数,反而还会增加,而且也必然不会“亏待”公务员看来,政府薪资过千亿已经成为常态,直接薪酬明年应该就会破800亿令吉,薪酬负担将成为联邦政府总开支的重担!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